请给我来杯西瓜汁~

慎关。

爱若疼痛(完)

岁月无路可退,唯愿殊途同归








前文请戳主页









丁程鑫醒来时敖子逸正爬在他床边休息,他想伸手拨开他的碎发,却硬生生止住了。敖子逸睁开眼就看见丁程鑫精致的小脸皱在一起,似乎在纠结什么事。









“阿程,你想喝水吗?”敖子逸试图找一个话题。









“我知道杀你父亲的凶手了。”丁程鑫重新躺了回去,偏过头不看敖子逸。








“什么?”敖子逸有些呆滞。









“你知道你叔叔和敖倩为什么想让我死吗?”









敖子逸垂眸,口口声声说想为他报仇,却什么事都不做,总是躲在背后出鬼点子。








“因为我目睹了他杀人的经过啊。”









敖子逸惊讶的看着他。









“10年前,我过生日的时候,天气就像我刚来这里一样。你叔叔本来打算杀了你父亲,嫁祸给我父亲,可惜,被我看见了。然后他一冲动将我推到了水里,之后,我就失忆了,他一直害怕我会想起来,所以一直怂恿你杀了我。”









丁程鑫只是淡淡的叙述,省略了很多,却挑出了所有的重点。









敖子逸当然也怀疑过,只是查了那么多次都没有发现异常……








“傻子,被背叛了都不知道。”丁程鑫终于舍得看他一眼。








敖子逸顿时内疚的不行,想到这么多年来一直想办法给阿程找不痛快,还伤害了他的家人朋友……还差点淹死了他……









“阿程,我错了,你不要离开我。”敖子逸突然抱住丁程鑫,感受到他冰凉的皮肤,更加心疼。








丁程鑫神色淡淡,就这样任由他抱着,敖子逸捂热了他的身体,可心呢?








“李天泽,找到了,敖子逸在西郊买了一个别墅,我把地址发给你。”








“好。”









“爸,一定要赶尽杀绝吗?”敖倩想劝她父亲放过敖子逸,可他已经决定的事情,根本改变不了。








敖子逸的别墅响起了警报……









“啊~叔叔要动手了呢。”敖子逸深深的嗅了一下丁程鑫脖颈间的香气。









敖子逸没有急着解决外面的人,而是一直跟丁程鑫耳鬓厮磨,即便丁程鑫一点反应都没有。








“如果我解决不了外面的人,你就快点跑。”敖子逸把丁程鑫安顿在房间里,转身离开。








敖子逸粗略看了眼来的人,二十几个,都是专业的,有点困难哦。








李天泽带着警察赶到的时候敖子逸正跟那些人缠打在一起,李天泽见场面已经开始混乱不堪便离开去找丁程鑫了。








丁程鑫一直在暗处看着他们,自然看见了李天泽的身影,但是他躲开了李天泽。








他眼角一撇就看见了一个人拿出了枪对准了敖子逸,敖子逸没注意到,丁程鑫瞳孔微缩来不及开口就冲了上去。









“嘭!”一声枪响,丁程鑫应声倒地,敖子逸愣愣的看着丁程鑫倒在他面前,现场突然安静了下来。









“阿程!”敖子逸发疯一般抱着丁程鑫嘶吼着,李天泽听到声音也跑了过来。








“阿程,阿程……”敖子逸一直抱着丁程鑫不撒手,李天泽一把打晕了敖子逸送丁程鑫去了医院。









敖子逸和李天泽一直候在外面等待丁程鑫,不知过了多久医生才出来。








医生看着他们摇了摇头,敖子逸向后退了一步,千万,千万不要离开他……









“你们准备好吧,他受伤严重,能以植物人的状态存活下来就很好了。”








5年后









“阿程,马嘉祺都已经醒了,你为什么还不醒……他接手了你的辰星舞蹈社,我也已经是公司的总裁了,你什么时候醒过来啊,你还有你的家业要继承呢。”








5年来,敖子逸一直守着丁程鑫,不停的跟他说话,可丁程鑫一直静静的躺在那里,他真的变成一个没有生命的瓷娃娃了。









“如果他一直醒不过来,你会等他吗?”李天泽靠在门边看着敖子逸。








敖子逸神色温柔:“我会等他一辈子,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他。”









淡淡的阳光洒在丁程鑫身上,蒙上了唯美的光圈,岁月静好,像一副画,没有生气……







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是一生幸福;对的时间,遇见错的人,是一场心伤;错的时间,遇见错的人,是一段荒唐;错的时间,遇见对的人,是一生叹息。






唉……烂尾了……






文笔粗糙,但求评论!

评论(7)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