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给我来杯西瓜汁~

慎关。

爱若疼痛(二)

岁月无路可退,唯愿殊途同归










“妈,怎么做这么多菜啊,好丰盛唉!”丁程鑫一进门就闻到饭菜的香味了,不用猜也知道是谁。










“儿子,这么久没见有没有想妈妈?”一个美妇端着饭菜走出来,看起来倒很年轻。










“当然想了。”丁程鑫坐在椅子上,悄悄尝了一口,眼睛放光。










“什么时候回公司?”丁母摸了摸丁程鑫的头。










丁程鑫咬着筷子:“我……记不起来……”










“没关系,慢慢来,总会记起来的。”










“好了,妈,我们吃饭吧。”










第二天丁程鑫准备进工作室的时候,看见了敖子逸和马嘉祺,他疑惑的停在那里。










“嘉祺,我喜欢你。”敖子逸明亮的眸子盯着马嘉祺,丁程鑫瞳孔一缩,小逸喜欢马嘉祺?











“子逸,我有喜欢的人了。”马嘉祺不想伤害他,但他真的对他没感觉,尤其是,丁程鑫喜欢敖子逸……










“那你昨天为什么要吻我?”敖子逸眼中泛着水雾,马嘉祺疑惑的歪头,而丁程鑫终于忍不住跑开了。










丁程鑫浑浑噩噩的走着,到哪里了也不知道。










敖子逸呐,他喜欢了5年的人今天居然跟别人表白了。










事已至此,他还能有什么办法,当然是祝他们幸福了。马嘉祺,你要好好对他。










“我什么时候吻你了?”马嘉祺皱眉。










敖子逸没有回答他:“我们可以试试啊,不合适了再分手?”










马嘉祺没有说话,敖子逸眼神微暗:“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










“不……”马嘉祺伸手,可敖子逸已经跑开了。










敖子逸心烦意乱的踢了下脚下的石子,手机也不适时的响起。










“说。”敖子逸不耐烦的很。










“哥,你跟丁程鑫相处的挺好的呀。”敖倩的声音有些讽刺,甜美的声音此刻却十分令人厌烦。










“谁说我们相处的好了。”敖子逸声音泛着冷意。










“哥,你不要忘了他父亲是怎么对叔叔的,你不想报仇了吗?”










“我没忘,不过,我爸死了,你父亲掌管公司挺开心的啊!”










“哥……”










“你放心,我对公司没兴趣,但这是我爸一生的心血,公司要出了事,我跟你们没完。”说罢敖子逸就挂了电话靠在墙上深思。










“程儿,你会难过吗?”










丁程鑫回工作室的时候看见敖子逸跟马嘉祺有说有笑教孩子跳舞,心抽的痛。












“孩子们怎么样,没有捣乱吧。”丁程鑫勉强让自己看起来是笑着的。










“没有。”马嘉祺看着他,神色复杂。










“哥哥讨厌,我们一点都不调皮。”一个孩子跑过来抱住他。











“好,不调皮,小琛最乖了。”丁程鑫捏了捏孩子的脸,笑的宠溺。










敖子逸瞳孔幽深,丁程鑫,我想摧毁你的全部呢……











“你们两个有时候还能互相琢磨一下舞蹈动作什么的。”丁程鑫看着面前的两个人,眼神暧昧。










敖子逸脸红的低下头,两人都没有看见他眼中的冷意。










“阿程,我们……”马嘉祺下意识想解释,可是却不知道任何说起。










“装什么嘛,我都知道了。”丁程鑫拍了拍马嘉祺的肩:“我把我好兄弟交给你了,要好好对他啊。”










丁程鑫出了舞蹈室的门,再也坚持不住的倒在地上。










手机铃声响起,丁程鑫接起电话。










“儿子,来一下医院,你母亲出事了。”










“我马上回去。”










马嘉祺跟敖子逸出来找丁程鑫商量事情,却看见丁程鑫急匆匆的跑了出去。敖子逸嘴唇微勾,已经行动了吗?










“妈!”丁程鑫以最快速度到了医院,看见母亲虚弱的躺在床上时,眼泪再也绷不住了。










“怎么会这样?”










“车祸,肇事者逃逸了,现在警方正在寻找。”










丁程鑫瘫坐在地上,明明早上还好好的,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样,为什么都变了……










“刚才做手术的时候给你打的电话,怕你们见不到了,现在她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你要是有事情就去办吧,这儿有我。”










丁程鑫一直待到下班才回的工作室,可没想到,敖子逸和马嘉祺居然在一直等他。










“你们,怎么还没回家。”丁程鑫声音有些沙哑,脸色也苍白的要命。










“程儿,没事吧?”敖子逸担心的问。










“没事,不用担心。”










“阿程,我们是朋友,有什么事情可以一起分担。”马嘉祺不忍心看他这样。










“我……”电话铃声再次响起,丁程鑫叹了口气,接通电话。










“小琛以后不去学舞蹈了。”女人的声音有气无力。










“怎么了,是发生什么事了吗?”丁程鑫心觉不妙。










“他,骨折了。”










“怎么会这样,严重吗?”丁程鑫皱眉,明明早上还生龙活虎的,明明早上还跟他笑着玩呢。










“医生说他以后不能再跳舞了。”










挂了电话,丁程鑫还没反应过来,为什么,今天会发生这么多……










“怎么了?”马嘉祺温柔的嗓音回响在他耳边。










“小琛以后不来了。”丁程鑫语气极淡,却正好撇见角落里的蛋糕。











“那是什么?”










“这个,本来是你生日蛋糕来着,可是你忙的一天都不见影。”敖子逸的话看似无意。










“生日?”丁程鑫歪头。










“真是,你忙的生日都忘了吗?”










“哦,对,生日……”丁程鑫偏着头,还是想不起来,生日都想不起来……










“行了,蛋糕收到了,就这样吧,你们回家吧。”










“那怎么行,蛋糕还没吃。”敖子逸睁着大眼睛。










“我母亲出事了,你让我在这吃蛋糕?”










“对不起,我,不知道。”敖子逸低头。










“我又没有怪你,你们回去吧,很晚了。”










“我送你吧。”马嘉祺听见他母亲出事了,很担心丁程鑫也会有事。










“不用了,你把小逸安全送回去就好。”丁程鑫抓着衣服脚步虚浮的走出工作室,抬头,天色已经深了呢。










“鑫儿。”丁程鑫听到了李天泽的声音。










李天泽朝他走过来,给他披了衣服:“难过吗?”










丁程鑫垂着头:“当然难过了。”










“恨吗?”李天泽没头没脑的冒出来一句话。










丁程鑫不解的抬头:“恨什么?”










“没什么,我们回家。”李天泽见他一脸迷茫,没有说别的。










敖子逸透过玻璃看见李天泽与丁程鑫并肩回家,握紧了拳。










“子逸,我送你回去吧。”敖子逸听见马嘉祺温柔的声音微微皱眉,真是讨厌啊,这个声音……










“好啊。”再转头时,敖子逸挂上了单纯无知的脸。










剧情进展有些快了,因为我已经想好后面怎么虐了,可是对于前面却没有好好思索,所以直奔主题比较好。










文笔粗糙,但求评论!

评论(17)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