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给我来杯西瓜汁~

慎关。

浮爱(五)

前文请戳主页










“我们晚上吃什么呢?”贺峻霖觉得无聊来找李天泽和丁程鑫商量吃饭的事情。










“额……”丁程鑫看向李天泽,这个还得看他啊。










“大排档怎么样?便宜。”李天泽知道丁程鑫喜欢吃地摊烧烤,果然,丁程鑫听到后眼睛都亮了。










“啊……”贺峻霖貌似不怎么乐意,结果看到丁程鑫“和善”的眼神之后立刻捣蒜一般的点头。










有时候真是巧的不行,丁程鑫三人下班后直奔大排档,竟然看见了马嘉祺。










丁程鑫微张着嘴:“那个,好巧哈!”马嘉祺见他尴尬的打着哈哈,挑了挑眉:“不是欠我一顿饭么?”











“啊……要不你跟我们一起吃吧,本来还想单独请你来着……”丁程鑫挠了挠头,看了一下跟马嘉祺一起的两个人,六个人应该能坐下。










“……”马嘉祺脸瞬间黑下来了,单独请就挺好的。










“嗨!我叫敖子逸,别跟跟我抢哈。”敖子逸自来熟的搭上丁程鑫的肩,看见他疑惑的眼神,无辜的眨眨眼。马嘉祺拉开挂在丁程鑫身上的敖子逸:“他欠我们饭来着。”










“噢~”马嘉祺可真是……感觉谁都欠他饭……











敖子逸被拉开,摸了摸鼻子,又挂在了贺峻霖身上:“果然还是你比较好挂。”贺峻霖:“……”










贺峻霖一脸嫌弃的推开敖子逸:“走开啦,热死了!










两个大男人抱什么抱!”敖子逸撒娇般的用下巴蹭着贺峻霖的头发:“嗯~不嘛~”“窝草!姓敖的,我头发都乱了!”











丁程鑫咬着手指静静的看两个人纠缠,贺峻霖尴尬的不知该看哪里,撇见丁程鑫嘴角幸灾乐祸的笑之后炸了毛:“鑫哥,我们什么都没有!真的!”丁程鑫点头,脸上依旧笑眯眯。










“好了,吃饭吧,我们六个人两张桌子,你还是欠我一顿饭。”马嘉祺的金丝边眼镜微微反光,丁程鑫无奈的点头,不就一顿饭嘛,这么执着。










“小马哥,不管三爷了吗?”宋亚轩看起来很可爱的样子,丁程鑫对萌物从来都是喜欢的不行,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孩子”。











宋亚轩总感觉帅警察哥哥看他的眼神怪怪的,却也说不上哪里怪。他好像……感觉到了父爱……窝靠!他一定是看错了!










这顿饭贺峻霖灌了丁程鑫不少酒,看见丁程鑫酡红的脸之后满意的点点头:“天泽,鑫哥喝醉了,你送他回家。”李天泽瞬间明白了他想干什么,刚准备扶丁程鑫的时候一个人上前抱起了他。










“还是我来吧,这儿就我一个没喝酒,而且我们两家离的近。”马嘉祺脸上是标准的绅士假笑,李天泽咬牙切齿的看着他,真是越看越讨厌啊。











贺峻霖本来给李天泽和丁程鑫营造了美好的二人世界,结果居然被截胡了,刚准备说什么的时候敖子逸凑了过来:“别想给我嫂子瞅对象,他是小马哥的,再不济,他也是我的。”贺峻霖一脸懵逼,他说了些啥玩意……











马嘉祺皱眉,贺峻霖给丁程鑫灌了不少啊,如果没有遇见他,这会儿是不是就跟李天泽滚到床上去了,他是越想越气,车开的也极快。










小心翼翼的将丁程鑫放到床上,看见他紧皱的眉头,心下疑惑,丁程鑫以前经历过一些他所不知道的事情……可丁程鑫打算告诉他的时候,他们分手了。











马嘉祺和衣躺在丁程鑫身边,描绘着他精致的五官,印下一吻。










“不要!别伤害他!”丁程鑫小小的身影在黑夜里显得那般无助,他眼睁睁的看着那个人用刀割着跟他同龄的孩子,他什么都做不了,因为下一个就是他。










那个孩子本来想帮他逃走的,可是毕竟是两个孩子,还没跑出去就被发现了。丁程鑫被绑在椅子上,哭的眼泪哗哗,那孩子安慰的看着他,可是下一秒就发出尖锐的喊声。










丁程鑫呆愣的看着那人脱了他的衣服,刀在他身上轻轻划着,他已经红痕满满,脆弱的皮肤流下血液,让那人更加兴奋。











“爸,放开他……”丁程鑫全凭最后一丝意识支撑,他看见一个小小的身影跑了进来,后面跟着一群警察,那时候他就发誓,他以后一定要做警察!










那个孩子不愿意告诉他名字,他只知道他姓敖……










丁程鑫是孤儿,那个孩子的父母离婚了,他跟着父亲,可是父亲居然有虐待儿童的癖好,是他报的警。他母亲把他接了过去,将丁程鑫送到了孤儿院,之后,他跟那个孩子再也没见过……










丁程鑫惊坐起来,看见旁边的马嘉祺之后皱了皱眉。马嘉祺早就醒了,只是不忍心打扰他,可是丁程鑫这一觉睡的极不踏实,一直在做噩梦。











“醒了,喝口水吧。”马嘉祺利落的起身。










“你……为什么在我床上?”










“你还说。”马嘉祺状似无奈的摇头,看的丁程鑫心惊肉跳。










“我昨天……做什么了?”










“你昨天?死皮赖脸的拉着我,不让我走。”











丁程鑫尴尬的咳嗽,他喝酒不耍酒疯啊,难道是压力太大了?那好像也不至于吧……










丁程鑫苦恼的脸都皱成一团了,马嘉祺见状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怎么能这么可爱,像猫似的,不对,好像更像狐狸,好像也不对……猫狐狸?狐狸猫吧,嗯,没毛病。











“你是不是耍我呢?”丁程鑫歪头盯着马嘉祺。










马嘉祺扶了下金丝眼镜:“我是那种人吗?”










“难道不是吗?衣冠禽兽。”










“原来我在你眼里就是那种形象……”马嘉祺失望的转身,可丁程鑫就看着他离开,拦都没拦……这可把马嘉祺尴尬坏了。










“慢走不送。”丁程鑫懒洋洋的丢下话就继续补觉了。










马嘉祺叹了一口气,最终还是回家了,逗猫要的,上班也要的。









拜托拜托,想要评论!








另外,我想给《爱若疼痛》改名,《沦陷》怎么样?

评论(10)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