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给我来杯西瓜汁~

慎关。

浮爱(四)

前文请戳主页










“你来了。”丁程鑫坐在椅子上,看着陈泗旭慢悠悠的走进来,神情悠闲的完全不像一个犯了罪的人。










“嗯,我来自首了。”陈泗旭优雅的坐下来,与丁程鑫四目相对。










“你杀人的时候清醒吗?”丁程鑫神情貌似比陈泗旭还悠闲,无聊的转笔玩。










“没有。”陈泗旭勾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八条 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认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为的时候造成危害结果,经法定程序鉴定确认的,不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责令他的家属或者监护人严加看管和医疗;在必要的时候,由政府强制医疗。










间歇性的精神病人在精神正常的时候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










尚未完全丧失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犯罪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醉酒的人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











陈泗旭,我看过你的病历,间歇性精神病,真实性已经确定。既然杀人的时候不清醒只要打个官司就行了,你……自早就知道结果吧?”丁程鑫抬眸,像是要窥探陈泗旭在想什么,可是,他看不透。










“当然,你还是那么聪明。”陈泗旭毫不掩饰的赞赏他。










“如果你没有精神病还会替他顶罪吗?”











“会,这是我欠他的。”










“可是,他要是不悔改呢?”










“到时候再抓他呗,反正我能做的只有这些了。”










“嗯,准备好律师吧,剩下的就看你的律师有多厉害了。”










“阿程,能再见到你我很开心。”陈泗旭依旧是温柔的笑,可丁程鑫却知道,这一切早就变了。










丁程鑫目送陈泗旭离开,眼睛不经意扫过一处,又匆匆转移视线。










“心情不好吧。”李天泽给他倒了一杯水。










“确实。”










“那晚上出去聚聚吧。”










“好,正好我欠马嘉祺一顿饭,这次叫上他一起。”










“马嘉祺?”李天泽神色微动:“就我们不好吗?”










“啊?也行啊,说不定他没时间呢。”










“鑫哥,我能去不?”贺峻霖叼着糖棒含糊不清的问。










“来呗。”李天泽这次倒挺大方,贺峻霖不由得多看了他一眼。










“多大了还吃糖。”丁程鑫伸手叼他的糖棒,贺峻霖笑嘻嘻的躲开:“我这叫保持童心,鑫哥,你老了。”










“什么!找死啊,我才大你几岁,三岁都没有吧!”丁程鑫起身。贺峻霖见状立马走开:“你老了,哈哈哈!”










丁程鑫宠溺的看着贺峻霖,有这么一个弟弟也挺好的。










“对了,明天我们又得忙起来了。”










“怎么了?”










“虐童案,但是这个交给B组调查了,不过按他们那效率,可能又要我们出马了。”











“虐童……”丁程鑫手捏紧了些:“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虐童的事情啊……”










“鑫儿,没事吧?”李天泽不知道丁程鑫在想什么,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我没事,感慨一下而已。”











“没事就好。”









拜托拜托,留个评论好不啦!

评论(8)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