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给我来杯西瓜汁~

慎关。

浮爱(二)

前文请戳主页








丁程鑫进门靠在墙上,懊恼的拍拍头,两年了,为什么在他面前还是这样,真丢人啊……









“我们早就分手了,不能再这样了。”丁程鑫捏了下脸就去睡觉了,这段时间是真的很累了。









马嘉祺赶到医院时敖子逸已经在那里等他了:“确定他不见了?”敖子逸沉重的点头。








“我查过监控了,他出了医院就不见了。”敖子逸摸了摸下巴。








马嘉祺皱眉,他能去哪儿呢……








“要尽快找到,万一他精神分裂做了什么事的话就完了。”马嘉祺突然想起丁程鑫姣好的面容,不知为何竟觉得有些不安。








丁程鑫一觉睡到自然醒,伸了个懒腰习惯性的拿起手机发现马嘉祺给他发了信息。








“下午三点,茶坊403。”








丁程鑫歪头,怎么突然约他出去呢?








丁程鑫准时赴约,等了十分钟还没见马嘉祺来,一个电话就拨了过去。









“嘉祺,你在哪呢?”








“医院啊。”









“你不是约我出来了吗?”








“什么时候?”








“就今天啊,茶……”








丁程鑫的手机突然被人抢走,他抬头看见一个身着黑衣的人,眯了下眼睛。







“你是谁?”








黑衣人冷笑着摔了手机,与此同时,丁程鑫也发现了不对劲,好热……








“该死的,你下药!”丁程鑫倒在地上,愤愤的看着那人。







“丁程鑫,我要让你尝尝身败名裂的滋味。”那人极其聪明,刻意压低了声音,丁程鑫只觉得有些熟悉,却无暇顾及他是谁。









那人打了个响指,进来两个高大的男人:“货还不错吧?”男人打量了一下丁程鑫,点头:“绝版好货!”









丁程鑫咬破了唇想让自己清醒一点:“你到底是谁?”








那人哈哈大笑,没有回答他的话:“你不是警察吗?有本事就逃出去啊!”








丁程鑫暗自捏住手腕,直到出血,这什么玩意,药劲这么大……








这边马嘉祺发现异常,直接冲出了门外,还撞到了敖子逸。








敖子逸一脸懵逼的看着马嘉祺以光速开着车离开……








马嘉祺一路上闯了好几个红灯,心心念念都只有丁程鑫一个人。









“滚!”丁程鑫一脚踹开一个男人,男人猥琐的搓了搓手:“有个性!”丁程鑫恶心的不去看他。








黑衣人置了相机对准了丁程鑫,眯着眼睛,似乎在笑。








药劲越来越大,那两个男人很耐心的等他受不了去求他们。可是丁程鑫一直蜷缩在角落,除了微微发抖,没有任何动作。








两个男人忍不住上去扒他的衣服,黑衣人就坐在沙发上准备欣赏活∥春∥宫。








马嘉祺到前台问丁程鑫在哪儿,前台小姐迷茫的摇头,但却告诉他大概在二楼。









马嘉祺匆忙跑上二楼,正好听见重物倒地的声音,踹开房门就闯了进来。当看见丁程鑫缩在角落被人扒着衣服的时候马嘉祺气血上涌,该死的,他都没碰过几次,什么时候轮到他们了。









黑衣人见状趁人不注意悄悄离开,马嘉祺帅气的将金丝眼镜甩到一边,上去就是一脚。








那两个男人想走却被马嘉祺逮到狠狠教训了一顿,待马嘉祺再转头时丁程鑫已经汗流浃背,空气中充斥着血的味道,是丁程鑫的血。








马嘉祺伏身,看见丁程鑫的胳膊被刀划破了,眼中是满满的心疼。








“别过来!”丁程鑫向里缩了一点,眼中满是防备。









马嘉祺无奈叹气:“阿程,我可以帮你。”








丁程鑫听见他温柔的嗓音,却不知想到了什么,一副很害怕的样子:“滚啊!”








马嘉祺皱眉,他想到什么了?








马嘉祺趁他不注意将其打晕直接打包到了他家,抱扎了伤口后发现他的药效还未过。








丁程鑫一直隐忍的不出声,终于还是拉了下马嘉祺的袖子:“带我去浴室……”马嘉祺本来还想趁机吃个肉的,见他这样还是把他抱到了浴室,丁程鑫将马嘉祺推了出去锁上了门。








马嘉祺听着里面的水声,不知在想什么,马嘉祺贴心的准备了感冒药,丁程鑫体质不好,洗完冷水澡一定会感冒,得提前准备好药。








已经过去好一会儿了丁程鑫还没出来,马嘉祺用钥匙打开浴室门,发现丁程鑫的伤口再次出血,晕在里面了。







给他换了干净衣服,又帮他重新包扎了伤口,当然,中间还趁机吃了不少豆腐。









马嘉祺擦了擦最爱的金丝边眼镜,看了丁程鑫很久,又到窗边抽了根烟。








最后还是没忍住吻了吻丁程鑫的唇,这一吻,凝结了太多深情;这一吻,就彻底上了瘾;这一吻,已经深深陷入……直到丁程鑫不舒服的皱了皱眉,马嘉祺才恋恋不舍的放开。









丁程鑫再醒来时就看见马嘉祺在桌边看书的优雅身影,眨了下眼睛:“你眼镜儿歪了。”马嘉祺闻言不慌不忙的扶正眼镜,送上了早就晾好的开水:“喝药。”








丁程鑫皱眉,最讨厌喝药了。








马嘉祺捏着他的下巴强行灌了药,看着他皱成一团的脸轻笑:“我是为你好。”








丁程鑫撇嘴:“是是是,你最好了。”马嘉祺看着丁程鑫神色复杂,他突然想起,以前的丁程鑫也说过这句话,却再也回不去了……









“阿程,我们重新开始好吗?”马嘉祺扳过丁程鑫的脸,两人“深情对望”。









丁程鑫看了他很久,纠结的抿唇,果然,他还是拒绝不了马嘉祺的温柔。








“不!”丁程鑫偏头,马嘉祺微愣:“为什么?”








丁程鑫拍下他肩上的爪子:“当初是你要分手的,现在想反悔,门都没有!”







马嘉祺沉默了,是啊,当初是他推开的阿程……








丁程鑫看见马嘉祺垂眸不说话的样子有些心疼,可是想起他之前怎样怎样就气的不行,想让他原谅他绝对不可能!








马嘉祺歪着头细想,来日方长,阿程,早晚都是他的。不过,那个李天泽是个强大的情敌呢。








丁程鑫可真是招桃花的体质,天知道他明里暗里掐了他多少桃花了,怎么还有……








丁程鑫皱眉将手机放在马嘉祺面前,上面是那个信息。马嘉祺歪着头,他没有给阿程发过信息,肯定是有人趁机拿了他的手机发了信息,还删了记录。







那人,到底是谁?马嘉祺突然想起他逃跑的病人,看了丁程鑫一眼,莫非真的是他?







拜托拜托,留个评论好吗?

评论(7)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