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给我来杯西瓜汁~

慎关。

将军到我碗里来(五)

前文请戳主页








“阿程,我娘不知患了什么病,这几年都不能下床,能去看看么?”马嘉祺用下巴蹭着丁程鑫的肩,丁程鑫歪头:“几年,为什么不早点找我?”








马嘉祺委委屈屈的眨眼:“三年前你还没有成名,后来我又去驻守边关了。”丁程鑫点点头,他确实是三年前才到这儿来的。








“看在她是你娘的份上我就去看看。”丁程鑫抬头咬了马嘉祺的下巴,留下了浅浅的牙印,马嘉祺逮着他的嘴来了个深吻。








丁程鑫给马嘉祺在人世的娘把了脉,微微皱眉,马嘉祺抚平他的眉头:“很严重吗?”丁程鑫看着床上虚弱无力的女人,神色复杂:“没有,就是缺药而已。”







“什么药?要是难找的话我跟你一起去。”马嘉祺搂过丁程鑫,全然不顾旁人。









“不用,我自己可以。”丁程鑫拍了拍马嘉祺的手,以示安心。








马嘉祺恋恋不舍的看着丁程鑫离开,而他娘也明白了两人的关系,冷不丁拍了下马嘉祺,语重心长的安顿。








“祺儿,神医人长得好看,性子也好,你可不能欺负他,若是在外面找了人,我第一个饶不了你。”









马嘉祺满脸黑线:“娘,阿程是我唯一钟爱之人,我绝对不会负了他。”







丁程鑫一路来到了一个森林里,化出一朵曼珠沙华向前探路。









七拐八拐的终于在一个山洞里找到了要找的药材,丁程鑫偏头看了看,小心翼翼的伸手去摘,却突然被一声嘶吼震了一下。








只见山洞里出来一个似龙似蛇的妖兽,那妖兽打量了一下丁程鑫,恭教的唤了声:“孤月神君。”








“既然知道我是孤月,拿你一株药应该可以吧。”丁程鑫站定,看着妖兽的异瞳。









妖兽为难的摆了摆身子:“这可不行,若叫神君拿了药我是要受罚的。”








“那我要强取呢?”









“若神君能打过我,药材随便拿。”








丁程鑫抿唇,他失了太多神力,魂魄受损,已与凡人之躯差不多,要打过面前这个妖兽还真有些困难,但思索片刻也只有这一个办法。









丁程鑫突然攻向妖兽,那妖兽堪堪躲开,扭了扭肥胖的身躯:“神君怎么欺负我这种小妖呢。”








丁程鑫冷笑:“小妖,当初也差一点就化龙了吧,那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呢?”








妖兽被戳了伤心处双目喷火朝丁程鑫冲了过去,丁程鑫一边躲一边查探他的出手套路,化解了他的所有攻击。








妖兽一头撞在石墙上,丁程鑫伸手摘下药准备离开,却不想妖兽竟施了自爆之法想与丁程鑫同归于尽。








丁程鑫被伤了个措手不及,喷了一口血,化作曼珠沙华妖冶开放。








踉踉跄跄走出山洞时他才发现垂在耳边的银发,握紧了手中的药准备离开,可毕竟没了以前的实力,眼前一黑就倒在了曼珠沙华丛中,银色的发丝与红色的曼珠沙华纠缠,妖冶又美丽。








从暗处慢慢走出来一个人,伸手拨开丁程鑫的碎发,摘了一朵花抛向空中。








马嘉祺正在练剑,看见空中的红色花朵,心头涌上不安,随着花一路来到丁程鑫所在。看见地上的丁程鑫有些惊讶,探了他的脉象,舒了口气,还好只是晕过去了,没有生命危险。








马嘉祺抱着丁程鑫迅速离开,那人也从暗处走了出来:“公子……”








“你为他做这么多,值得吗?”宋文嘉闻言转身,看见陈泗旭悠闲的坐在树上。









“你为他向冥帝求情,现在还为他疗伤,你觉得他真的不会起疑心么?”陈泗旭抿了口酒,状似无意般看着宋文嘉。








“所以,帮我瞒着公子,好吗?”宋文嘉并没有在意他说的那些,他只要公子平安就好。









陈泗旭叹了一口气,果然是个痴情的人啊……








丁程鑫醒来时马嘉祺就在旁边喝茶,时不时瞅上一眼他。








“醒了,你都晕了一下午了,明明那么危险,为什么不让我跟你一起。”马嘉祺不悦的看着他,如果他真的有事,让他任何?








丁程鑫撇嘴:“凭你?一介凡人而已。”








“你不是凡人吗?”马嘉祺瞪了他一眼,丁程鑫一噎,他还真不是……








丁程鑫抬手,身上的伤已经好了,休息一下即可。抬眸看向虚空,心下叹气:文嘉,你要我如何还你的恩情呢……





拜托拜托,留下评论好不?

评论(5)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