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给我来杯西瓜汁~

慎关。

一笑倾(十七)

古风玄幻






all鑫,主祺鑫






“天泽?”丁程鑫看着突然出现的李天泽有些惊讶,马嘉祺皱了皱眉。李天泽毫不在意两人的反应,施施然坐在板凳上:“我来算卦。”






“算卦非要到这儿来吗?”马嘉祺冷声道。李天泽倒是诚实的摇摇头:“许久不见阿程,想的慌。”马嘉祺闻言,脸更黑了。






丁程鑫叹了一口气:“不是要算卦么?”李天泽露出一口白牙:“好好管管你男人。”马嘉祺却有些疑惑,李天泽不抢阿程了?






李天泽认认真真的在算卦,丁程鑫和马嘉祺就在旁边看着。“一个月后的祭天大典是起兵的好时机啊。”李天泽边收拾东西边道。






“还有一个月……龙皓轩还能再活一个月呢……”丁程鑫有些失望,那个讨厌的家伙还挺长命。






“这一个月内你可以随意挑战他的权威,只要让那些老臣知道你忍不住要造反了就行。”李天泽知道丁程鑫不爽,反正他看龙皓轩也不爽,居然对阿程藏着那种念头。







李天泽突然看向马嘉祺:“我都跟你孤星宫抢活了,你都没啥反应?”马嘉祺不屑的轻笑:“抢活又怎样,孤星宫的地位还没人敢动摇。”李天泽撇了一眼丁程鑫:“你别忘了你孤星宫里是什么人,阿程做的事你帮不上忙。”






这两天龙皓轩头疼的要死,辰儿在朝堂之上完全不给他面子,不行礼,不称陛下就算了,还说在他的带领下国家只能走向灭亡……








“丞相,你年纪也不小了……”龙皓轩想让他消停点,丁程鑫却冷哼一声:“想给我塞女人?不需要,我府上美人如云还差你那一个?”







话说马嘉祺还因为这个吃醋了,不过后来才知道丁程鑫养了一府的杀手……







“龙澈,你知道有人改了天命吗?”丁程鑫大晚上叫来龙澈聊天。龙澈心咯噔一下:“什么?”丁程鑫揉了揉他的头:“别装傻,你知道。”龙澈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垂头。






“那你知道你是帝王命么?”龙澈猛的抬头,眼神疑惑,他记得他有暗示国师让辰哥哥做帝王的……






“我不可能做帝的,我知道你有这个能力,我会辅佐你登基……”“那之后呢?”“之后……听天命吧……”






丁程鑫抬头看着窗外的明月:“这一个月我将我的势力全部交托与你,你登基那天,他们都是你的人了。”






龙澈垂眸,辰哥哥一生都为天下考虑,可总有人不理解,还说辰哥哥是奸臣……






“不要多想!”丁程鑫见他出神,敲了一个板栗,龙澈抱着头装可怜,可丁程鑫连个眼神都没给他。






一个月后——







“祭天大典现在开始~”太监捏着公鸭嗓宣告,一瞬间皇宫被军队包围起来。龙皓轩抬头,丁程鑫依旧身着他最爱的红衣,风华绝代。







丁程鑫嘴角噙着的笑似乎在嘲笑龙皓轩已是强弩之末,他看了一眼慌乱的大臣们,只有几人傲然挺立,朱唇轻启:“杀!”






一时间刀光剑影 ,血肉横飞,丁程鑫一边的臣子安全被送走,龙皓轩的人全军覆没。龙皓轩看着红衣似火的丁程鑫,眼神绝望,临死之前看见丁程鑫执箭对准了他……






屠杀结束,尸横遍野,空气里充斥着血的味道,丁程鑫侧身让龙澈走到众人面前。“从今日起,我就是你们的王!”龙澈声音略显稚/嫩,但气势却不输丁程鑫,李文带头迎接新帝,众人也随之跪下。






龙澈看着丁程鑫,后者轻笑:“恭迎新帝即位!”龙澈一步步走向祭台,身姿挺拔。






龙澈刚走到祭台中央就有一把箭矢冲龙澈飞去,丁程鑫身形一动挡在他面前,龙澈一惊,就要走下来,丁程鑫低喝一声,他站着不动了。







“你早知道……”龙澈声音已然带了哭腔,丁程鑫强撑着最后一丝力气:“不要辜负我对你的期望!”龙澈转身完成他该做的事,丁程鑫再也支撑不住……







西南方天雷滚滚,冰棺里的人慢慢睁眼,与丁程鑫一模一样的脸,唯一不同的便是赤红色的眼睛。







“天劫?”丁程鑫微愣,他可不记得自己改了天命。眼见天劫即将落到他头上,丁程鑫迅速起身躲开。







突然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是专属于马嘉祺的味道。“这是李天泽搞的。”马嘉祺为他解惑。“他人呢?”马嘉祺没说话,这时天劫却消失了,丁程鑫了然,李天泽已仙逝。








马嘉祺还记得李天泽跟他说了很多话,关于丁程鑫,知道了阿程以前跟他的纠葛,知道了李天泽即将灰飞烟灭……






“看,阿程,我说过,我们不会分开。”马嘉祺吻上丁程鑫,后者垂眸回应。







仙界皆道虚寂神君马嘉祺与孤月神君丁程鑫的感情感人肺腑,才会让消失了千年的孤月神君再次回到虚寂神君身边,再不分离。






这个坑终于填完了……

评论(8)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