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给我来杯西瓜汁~

慎关。

一笑倾(十六)

古风玄幻




all鑫,主祺鑫





“鑫儿,近日朝堂之上或许会有大事发生,上朝么?”
丁程鑫窝在马嘉祺怀里享受着他喂的点心:“当然去了,反正现在不用顾及他的狗命。”




马嘉祺笑的宠溺:“想做什么就做吧,天塌下来有我顶着。”丁程鑫感觉自己的心窝子被戳了一下,这人怎么随时随地都在撩他。




丁程鑫第二日不急不躁的进宫,龙皓轩正说话的时候,太监就扯着嗓子报告:“丞相大人到~”龙皓轩脸黑了一瞬,丁程鑫是故意的。




满堂大臣皆看向门口,丁程鑫着红色朝衣慢慢走进来,气势非凡,嘴角噙着的笑撼人心魄。丁程鑫坐在先帝钦赐的坐椅上,仿佛真正的天下之主。




“你们继续。”待到丁程鑫的声音响起,众人才回神。龙皓轩继续刚才的话题,只是因为丁程鑫的突然出现,本来的气势也少了许多。




龙皓轩一番话下来,底下的大臣都是佩服的表情,丁程鑫冷笑了一声,龙皓轩的亲信不乐意了:“丞相大人不能仗着先帝纵着就不把陛下放在眼里吧。”




丁程鑫懒洋洋的靠在椅子上,眼中多了一丝杀气:“陛下?我都没承认,哪来的陛下。”龙皓轩拍案“辰……丞相,朕已经登基一月之余。”




“那又如何,你还没资格做皇帝。”丁程鑫淡定的话语让龙皓轩气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你刚才所想不过是看到了表面而已。”




龙皓轩缓了缓神:“何来的表面?”




丁程鑫不急不躁的开口:“就像暴秦,一路势如破竹,战败六国,何其壮哉!然而“盛衰之理虽曰天命,岂非人事哉”。焚书坑儒,“销锋镝,铸以为金人十二”,施用各种严酷刑法,收缴苛捐杂税,百姓苦不堪言。终于“戍卒叫,函谷举,楚人一炬,可怜焦土”。曾经不可一世的秦王朝,至此毁于一旦。




想当年七国称霸,秦独领风骚,而今却因暴政一点点渗透于百姓血肉之中而颠覆。“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激流远非一日之内而变得如此迅猛。龙皓轩,一心扩充江土,不为人民考虑,你有什么资格坐在那儿!”




龙皓轩脸色极差,丁程鑫一番话没有说他的策略哪里错了,可是却让他心服口服。




“确实是朕没有好好考虑……”龙皓轩沉声道。丁程鑫嗤笑一声:“龙皓轩,我可没承认你做了皇帝,别在我面前一口一个朕的。”




“只顾眼前利益,不为百姓考虑,不得民心何以得天下!”丁程鑫甩袖离开,似乎是对龙皓轩极不满意。朝堂之上寂静无声,明眼人早以明白谁更适合那龙座。





尚书李文回到府邸,刚落座就查觉不对劲:“谁!出来!”丁程鑫慢慢走出来,丝毫不见朝堂之上气势凛然的样子。





“丞相大人……”李文不解,丁程鑫怎么会来他的府邸。“尚书,今日朝堂之事你可明白龙皓轩不适合皇位的事实?”





“陛下现在确实……”李文叹气,龙皓轩野心勃勃,却不顾长远利益,这一次怕是要让有些忠臣寒心了。




“丞相大人想任何?”李文轻声问。丁程鑫看出他的意图:“我对那位置没兴趣,不过……我要为龙澈铺路。”李文瞪大了眼睛:“小皇子才14岁,现在就要将他推到风口浪尖的地方吗?”






“你以为……他没本事应对?”李文垂眸,龙澈一直都是单纯无知的样子。“这宫中单纯无知的人能活多久……”听到丁程鑫略带嘲讽的话语,李文眸子亮了些:“即日起,李文定会好好效忠小皇子!”





丁程鑫点头:“我果然没有看错人。”待李文再抬头时,屋里赫然只有他一人。





此刻丁程鑫办完事,正跟马嘉祺温存着呢。“龙澈登基之日,便是我阳寿耗尽之时。”丁程鑫略苍白的声音响起。马嘉祺抱紧了他:“我们不会分开,永远不会!”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