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给我来杯西瓜汁~

慎关。

一笑倾(一)

古风


all鑫,主祺鑫


花舞阁内,有一美人。


一拢红衣,玄纹云袖,席地而坐,一男子低垂着眼脸,沉浸在自己营造的世界里,修长而优美的手指若行云流水般舞弄着琴弦,长长的睫毛在那心型脸上,形成了诱惑的弧度,人随音而动,偶尔抬起的头,让人呼吸一紧,好一张翩若惊鸿的脸!



如若不细看,或许真会认成女子。但他没有女子的阴柔,只是自带妖孽气质而已。



此人是丁家幺儿——丁程鑫,才华横溢,文武双全。
朝堂之上独占半边天,黄帝对于丁小公子私下里的动作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如此优秀的人,却偏偏男女通吃。府上美人无数,随便一个侍女姿色都为上乘。可就算是这样,也有无数男男女女为其倾心。不过现在还未曾听说他特别宠爱一个侍宠的。

孤星宫内

两人相对而坐……

“找到了?”事先说话的男子高挑秀雅的身材。


衣服是冰蓝的上好丝绸,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雪白滚边和他头上的羊脂玉发簪交相辉映。巧妙的烘托出一位艳丽贵公子的非凡身影。那笑容颇有点风流少年的佻达。

下巴微微抬起,杏子形状的眼睛中间,星河灿烂的璀璨。他穿着墨色的缎子衣袍,袍内露出银色镂空木槿花的镶边。腰系玉带,手持象牙的折扇。

“嗯。”对面那人轻声应到。那是一个美丽的让人难言难描的男子,五官精致的好似上天的恩赐,却又让人觉得完美到看不真切,像是云雾里看琼花,碧水中捞明月,玉色盈盈的肌肤水光流动,璀璨的光影之下,一双眼眸宛如雪山之巅冰莲嫩蕊中吐出的露珠儿,带着看破红尘三千,倾尽盛世流年的清冷与通透。


一头雪白雪白的及腰长发,像是九天之上遗落的雪花铺成,细细密密,丝丝缕缕都是不染凡尘的妖娆。他穿着一身素色袍,明明简单到了极致,不知怎的,却让人觉得那衣着上就像是开满了锦绣雅致的金莲,蔓蔓流泻间,散落了一地的繁华。

“那你打算怎么办呢?”蓝衣男子问道。“怎么办……当然是发动我的全部攻势重新追他啊!哦吼吼,想想都开心……”蓝衣男子一脸无语的看着有着谪仙面孔的人瞬间变成痴汉样子的全过程。

“呵,你以为他现在那么好上当么?”蓝衣男子语气陡然变冷,甩袖离开。

谪仙美人一脸疑惑,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脸色很差。“李天泽,你我都曾是他的师父,爱上徒弟确实可耻,但他心里的却永远不会是你。”



花舞阁,丁程鑫突然捂着胸口瘫坐在地上。宋文嘉见状,连忙要扶他,丁程鑫却示意用不着。良久,丁程鑫的脸色终于有了些血色。



丁程鑫抬头,见原本淡雅的花从中出现了一枝玫瑰,伸手去摘,却被刺出了血。血珠滴在地里,瞬间长出了一朵彼岸花,不动声色的将那花碾成粉末进入房间。



马嘉祺站在丁程鑫房门前,深吸一口气。要追小狐狸,第一步:让他收留自己,接近小狐狸才能撩拨他。

丁程鑫此时正悠哉悠哉的泡着澡,突然冲进来一个人捂住了他的嘴。“别动,让我躲过去。”声音很好听,丁程鑫没有赶他出去。

我们小公子一把将人拉进浴池,还用脚把他按在了里面。马嘉祺脸一红,小狐狸怎么这么主动了?

“公子,可有看到一个黑衣刺客?”“没有。”小公子答的漫不经心,撩了一把水润了润肩,马嘉祺心跳如雷,怎么这么撩!

“真的没有吗?”外面的人还未放弃。小公子脸色一变,轻笑:“你不信?”外面的人擦了把汗,惹不起啊!“没有没有,我们马上离开。”

丁程鑫捞出马嘉祺,发现他长的蛮好看的,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谪仙。丁程鑫的脚灵活的解开马嘉祺的腰带,顺着他的腰慢慢向下。“你说,我帮了你,你要怎么回报我呢?”

马嘉祺暗暗咽了下唾沫,真是个妖精!

“怎么都行。”“哦~那如果,做我的男宠呢?”马嘉祺微愣,事情比他想的要顺利呢。“当然可以。”马嘉祺笑的灿烂,丁程鑫感觉眼被晃了一下。

“不过……你确定攻的了我?”马嘉祺双手抓着丁程鑫的两腿,两人距离很近,好像快要亲上了。丁程鑫一脸
无所谓:“不管怎样,只要有美人陪伴,岂不乐哉?”

“这样啊……”马嘉祺的手慢慢向下,在他小腹上打着圈儿。距离近到丁程鑫能清晰的感受到马嘉祺的呼吸。



丁程鑫甩开他的手,起身去穿衣服。虽然他侍宠极多,可是一个都么碰过呢,这个人,胆子不小。

马嘉祺脱了衣服,走到丁程鑫跟前。“你干什么?”小公子回头见新收的男宠一/丝/不/挂,有些懵。“衣服湿了。”马嘉祺笑的人畜无害。

丁程鑫垂眸:“文嘉,拿身干净衣服,要比我平常穿的大一点。”马嘉祺眼眸幽深,文嘉,叫的可真亲切。


换了干净衣服,丁程鑫打量了一下马嘉祺。确实,长的比他那些侍宠都好看。



“你今晚睡这吧。”马嘉祺暗喜,这么快吗?有点小激动呢。“那儿有床。”额……心塞塞的。



马嘉祺突然撇见丁程鑫泛红的耳垂,轻笑,还是这么纯情呢,小狐狸。


Ps:外貌描写有借助百度,本来想明天发的,但是灵感来了挡都挡不住,哦吼吼吼……额……好傻……

评论(7)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