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给我来杯西瓜汁~

慎关。

黑白执事(四)

安德森府邸

“少爷,今天心情怎么样?”马嘉祺半跪着给丁程鑫脱衣服。“呵,还不错。”丁程鑫抬头,懒懒的说。

李天泽静静的看着他们,突然提醒:“马嘉祺,你不是有任务么?”丁程鑫这才想起今天说的话。

“是啊,我要你烧敖子逸的玫瑰园来着。”马嘉祺对上一红一蓝的眸子,里面充满了笑意。“好的少爷,我去去就回。”“嗯~”

马嘉祺看着丁程鑫因为领口大敞而露出的锁骨,眼神一暗,替丁程鑫扣上了扣子。

李天泽为丁程鑫盖上被子,将他的碎发别到耳后,眼神温柔。

半夜,床上的少年睡的正香,一个人影慢慢接近。慢慢伏身,直到少年的脸近在咫尺。少年突然睁眼,对上一双红色的眼睛。

“马嘉祺,你回来了。”少年的声音因为刚刚醒来有些沙哑,却该死的性感,马嘉祺眸子变暗。丁程鑫抱住马嘉祺,神情勾人。“你在勾引我?”马嘉祺轻笑。

“是又怎样?”丁程鑫的唇在马嘉祺唇边徘徊,马嘉祺扶着他的头,对着他甜蜜的唇吻了上去。

“唔……”丁程鑫难以抑制的发出猫儿一般的呻/吟,马嘉祺将丁程鑫扑倒在床上。

“嗯……祺……”缠绵一吻后,丁程鑫突然推开了马嘉祺。看着马嘉祺情/欲/暗/涌的眸子,丁程鑫低笑:“你只是一个执事啊!”马嘉祺脸色僵了下。

“少爷……”“我们是主仆……”丁程鑫话还没说完,嘴又被堵住了。“少爷,不管怎样,你是我的。”

丁程鑫再次推开马嘉祺:“你想做什么?”“我想要你。”马嘉祺充满情欲的声音回荡在耳边。“现在?”“当然。”

“确定?”“嗯?”“我才14岁,你这是摧残未成年。”丁程鑫调笑。

马嘉祺呆愣,是啊,少爷才14岁,这么小……现在要他……马嘉祺啄了下丁程鑫的唇:“我可以等,但是要甜头的。”“呵~试试看。”

“很晚了,睡吧。”马嘉祺的声音像催眠曲一般,丁程鑫很快便睡着了。

此时……

“啊!我的玫瑰园!”敖子逸看着已经成了火海的玫瑰园鬼哭狼嚎。丁程鑫,你这么记仇的吗?

我们本来就有婚约啊……虽然……那只是个误会……

“少爷,这……”敖子逸抬头:“没事,种蔷薇吧,白的。”他喜欢的……

评论(3)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