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给我来杯西瓜汁~

慎关。

黑白执事(三)

“小帅哥~”刘耀文被人拍了一下,转过头看见了宋文嘉和他主人宋亚轩。

“你,有事么?”贺峻霖礼貌的问道。宋亚轩笑的很甜:“没事儿,来这看帅哥。”贺峻霖黑线,敢情这货跟黑莲花一样都是颜控。

宋文嘉捏了捏贺峻霖的脸,刘耀文一爪子给拍掉了。宋文嘉委委屈屈的看着刘耀文:“太可爱了嘛,没忍住。”刘耀文面无表情:“他是我的。”贺峻霖微愣,而后笑了。

宋亚轩依然笑的甜甜的:“你的执事,占有欲很强啊。”贺峻霖没有回答,偏头,看见刘耀文正瞪着宋文嘉蠢蠢欲动的手。

“哇塞!好好看!”宋文嘉激动的拍了拍宋亚轩,宋亚轩转头:“哪呢?”贺峻霖也看向那边,果不其然看到了丁程鑫。贺峻霖笑的贼兮兮的,黑莲花,遇到一个傻子你该怎么办呢?

丁程鑫正跟张真源说着话,突然就被人抱住了。还以为是敖子逸,可是敖子逸有这么高?

“帅哥,我喜欢你。”中气十足的告白真是吓到丁程鑫了。宋亚轩礼貌的向张真源问好,偏头一脸爱意的看着丁程鑫。


丁程鑫有些懵,这确定不是两傻子?“放开。”反应过来后丁程鑫冷冰冰的说。结果被抱的更紧了……“昂~干嘛这么冷冰冰的~搞的人家更喜欢了~”丁程鑫恶寒。

“男爵,管好你的执事。”宋亚轩对上马嘉祺红色的没有感情的瞳孔,心里惊了一下。“文嘉,放开伯爵。”宋文嘉恋恋不舍的放开了丁程鑫,还抛了个媚眼,丁程鑫面无表情。

“唉……怎么跟刘耀文一样……”“少爷,我们走吧。”李天泽很有深意的看了眼宋亚轩主仆二人。

宋亚轩撇嘴,这个李天泽怎么好像什么都知道的样子。“那当然,他可是天使呢。”宋文嘉轻笑。

“唉……感觉帅哥脸好软,好想摸……”宋文嘉一脸向往。“我的脸更软,捏我的。”宋亚轩醋醋的说。宋文嘉看着自己主人,笑的浪荡,眼底却没有感情。“好啊,晚上慢慢捏。”

丁程鑫嘟着嘴,怎么哪都有傻子。“呦!这么主动,是想让我亲一下么。”左侧传来敖子逸欠揍的声音。

丁程鑫勾唇:“是啊,等你采撷。”敖子逸脸一红:“不要脸。”“呵,谁先调戏的谁啊。”

马嘉祺脸臭臭的,怎么哪都有情敌。“唉……真是的,就这么一句话就脸红了,可真纯情啊!”丁程鑫继续嘲笑敖子逸,敖子逸偏头:“老子不跟你计较。”“切,说不过吧!”丁程鑫一句话就戳穿了敖子逸的伪装。

“鑫,女王还和你说了什么?”张真源继续刚才的话题。“女王还说了关于三大家族的事……”张真源挑眉,“三个?没有你们家?”“没有安德森家族。”丁程鑫略伤感的说。

“女王还真是……”突然传来陌生的一个声音。张真源转头:“泗旭!”陈泗旭带着陈玺达走过来。陈玺达委屈的撇嘴:“为什么就看见了我哥啊!”

陈泗旭摸了摸弟弟的头:“你没我耀眼。”陈玺达,卒。“嘤嘤嘤……没有爱了。”

丁程鑫听到很烦,他好想打死这个嘤嘤怪。陈玺达视线落在李天泽身上,舔了舔唇。天使啊,他倒想看看这个天使堕落之后的样子呢。

“子爵,别打我执事的主意。”丁程鑫笑盈盈的看着陈玺达,眼神冷到了极点。

陈玺达耸肩,强大的求生欲让他退让,这个伯爵大人可不好惹,那个天使执事好像也在堕落的边缘徘徊了吧。

李天泽看着陈玺达,觉得有些熟悉,好像有什么不好的回忆涌起。那……是他的屈辱,永远烙刻在心上的屈辱……

“你不累吗?”马嘉祺抱着他走了一路,才放下他就来了两傻子,为了防止再有那样的傻子,丁程鑫又重新“回到了”马嘉祺的怀抱。

“只要是少爷,我一点都不累。”马嘉祺看着丁程鑫,眼里的情愫毫不隐藏,丁程鑫看着马嘉祺,自动忽略他眼里的爱意。

“哦~那你抱着吧。”马嘉祺眼中划过一抹失望,少爷还真是冷淡呢。

丁程鑫轻笑,恶魔,也不过如此,这么轻易就动情了……一点都没意思……

评论(4)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