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给我来杯西瓜汁~

慎关。

追狐者——(九)

all鑫   主祺鑫

前文请戳主页,谢谢

“唔……嘉……”丁程鑫想挣脱,却被马嘉祺摁的紧紧的。挣脱不了,丁程鑫没心反抗了,任由马嘉祺继续扫荡,以前咋没发现小马哥力气这么大。

门外的敖三爷听的热血沸腾,已经脑补出现在狐狸被小马哥压在身下的样子了。

可门内……

“配合一下,三儿在外面听呢。”马嘉祺笑的纯真。丁程鑫无语,我配合,你能把那只在我身上作乱的爪子拿走不?

马嘉祺坏心眼的捏了下丁程鑫的腰,小狐狸没忍住惊呼了一声。敖三爷更加激动,哇哦,是进去了吗?

马嘉祺还很配合的说:“别怕,一会儿就不疼了。”敖三爷已经确定小马哥到手了,天哪!敖三爷泪流满面,小马哥,为了这一刻我付出了多少……

而事实上,小马哥是边收拾床铺边说话的。已经收拾好的丁程鑫无语看着这一切,咋这么幼稚呢。

马嘉祺见丁程鑫已经翻身上床了,跪坐在丁程鑫床边:“不是要一起睡吗?”丁程鑫猛的睁眼,看了马嘉祺一会儿,往里挪了挪,很大方的说道:“来吧!”

马嘉祺不知道,狐狸其实挺喜欢和别人一起睡的,但他对狐狸总是忽远忽近的样子,搞的狐狸都不敢邀请小马一起睡了。

这晚丁程鑫睡的极好,可马嘉祺就睡不着了。他本来就想逗逗他,可没想到小狐狸这么不介意跟别人一起睡。

睡在喜欢的人身边有多煎熬只有马嘉祺才知道……看得到,摸得到,就是吃不到!

第二天训练,小马哥有点精神不振。敖三爷见小狐狸活蹦乱跳,而小马哥却没精神的样子,心想,不愧是狐狸……

“小马哥,我因为狐狸今天会下不了床呢……”“你想说啥?”马嘉祺扫了他一眼。

“是不是你不行啊!你看昨天都那么激烈了,你咋还精神不振上了。早知道你不行,我就把狐狸塞给别人了,像小睡啊,天泽啊,贺儿也行啊……”敖三爷本想继续说的,但是硬生生的被小马哥的眼神吓回去了。

“我们昨天什么都没有,骗你的。”敖三爷一脸生无可恋:“那你一晚上干啥呢?”“我……”

“哈哈哈……”马嘉祺把昨天的事情告诉敖三爷,敖三爷就笑的在地上打滚了。

“马哥,我该说你什么好呢?哈哈哈!净给自己找事儿……”马嘉祺也很无奈,他只是随便说说,没想到小狐狸竟然真的同意了。

“唉?你都这么难熬了,贺儿都跟狐狸睡了多少次了,天泽也跟狐狸睡过,小睡也是啊……”“一张床上。”马嘉祺无奈提示。

敖三爷屁颠屁颠跑去问狐狸,一会儿又跑回小马哥这儿。“小马哥……”敖三爷一脸沉重。“干哈呢,我还活着呢!”

“你知道么?”“说!”“贺儿跟狐狸睡过一张床,还是抱一起睡的。”小马哥脸黑了些。

“天泽也跟狐狸睡过一张床,但没抱过。”小马哥脸又黑了点。

“今天公司让你和小睡换房间。”敖三爷看着小马哥已经黑透的脸,表面沉重,替他惋惜,心里已经笑的无法自拔了。

马嘉祺觉得人生已经没有希望了……自己情敌都跟狐狸抱着睡了,他才睡过一张床就激动成这样……

“还有呢?”“额……仔细想想,狐狸其实跟好多人都睡过啊……”“……”

小马哥心塞塞,他本来想温水煮狐狸呢,再别还没煮熟,狐狸就被捞走了。

“所以啊,小马哥我早就说你这个方法不行。”“你说过?”小马挑眉。敖三爷有些心虚:“说过……吧。”

小马盯着狐狸心想该行动了。敖三爷一副狗生无爱的表情,真是的,一天不虐他80回不开心似的。

丁程鑫本来在教天泽练舞,转头就看见小马和三爷好像在讨论人生大事的样子,被逗笑了。天泽幽暗的眸子扫过那边,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敖三爷感受到一抹危险的目光,抬头望去,见到狐狸灿烂的笑,也不由得笑了。但当目光到天泽身上时,唇角的弧度落了下来,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狐狸和天泽……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或许对天泽来说,狐狸更像他的救赎吧!

评论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