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给我来杯西瓜汁~

慎关。

追狐者(八)

all鑫  主祺鑫

前文请戳主页,谢谢

丁程鑫和敖子逸几人在一起玩游戏,输了有惩罚。这游戏还是敖三爷想出来的,天知道他费了多大劲才说服狐狸玩这个。

但不得不说……狐狸今天的运气真是好到爆,他都输了好几次了,狐狸都没输过。

敖三爷终于忍不住和刘耀文商量怎么让狐狸输掉,一开始狼崽死活不同意给狐狸下套,三爷只能说是为了小马哥好,然后……这狼崽马上就开始出主意了。

敖三爷摸了摸小狼崽的头,不错,挺上道的。

终于,在三爷和小狼崽的推波助澜下,狐狸输了一次。“说吧,什么惩罚?”丁程鑫耸耸肩,一脸的无所谓。

“你先答应我一个条件,不管怎么样,不许打我。”敖三爷认真道。

废话,不做点保险工作万一挂了怎么办?小马哥,为了给你助攻,我可是连命都搭进去了。

“好,我怎么舍得打你呢。”丁程鑫还是无所谓。三爷咽了下口水,狐狸是疼他,但炸毛的狐狸可不好惹。

三爷拉过阿程,附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然后……狐狸就呆滞了。半天才机械的转头:“敖三儿,你给老子滚过来!”倒是吓了刘耀文和其他弟弟们一跳。

“鑫哥,咋了?”刘耀文小心翼翼的问,但却被他鑫哥狠狠瞪了一眼。刘耀文委屈巴巴的看着自家鑫哥,鑫哥从来不会拒绝他卖萌的,可没想到自家鑫哥就是淡淡扫了他一眼,就走了!

小狼崽心里mmp,鑫哥,你不爱我了……

敖三爷早就不知道躲在哪儿了。

“三儿。”敖三爷一听是狐狸的声音,汗毛儿都竖起来了。“那个……狐……阿程啊……你最爱我了对不
对?”丁程鑫只是轻轻笑了一下,一脸人畜无害。

敖三爷觉得不妙,想偷偷逃走。但为了搓合狐狸跟小马哥,他还是留下来了。“阿程啊,难道你就不想知道小马哥的另一面么?”“所以让我去勾/引他?”丁程鑫语调上扬了些。

“阿程,你不好奇么?”敖三爷持续洗脑中。倒是丁程鑫,好像还纠结了一下。“那万一,他要是生气……”“不会!”敖三爷脱口而出。“你就那么肯定?”敖子逸抬头对上的是丁程鑫不信任的眼神。

“你放心,他绝对不生气。”说不定还挺高兴呢。哦~万一小马哥被狐狸给诱惑,一个没忍住兽性大发再强上了狐狸……啧啧啧……有点小期待呢……嘿嘿嘿……

丁程鑫无语的看着敖子逸犯傻:“你今天吃药了没?”“没。”敖三爷下意识回答,得到的是狐狸鄙视的小眼神。

敖三爷努了下嘴,你就嘚瑟吧,等你被小马哥给嘿嘿嘿的时候看你怎么嘚瑟。

敖三爷突然有些恨铁不成钢,养了5年的白菜马上就要被猪拱了,还有点舍不得。养了5年养了个美受,为什么不是个霸气总攻呢?

这好像还是个总受……李天泽,贺峻霖,还有宋文嘉……这些貌似这狐狸都攻不下……
敖三爷现在已经在脑补狐狸反攻的样子了,但想到小马哥那腹黑的样子,觉得反攻已经没可能了。

哦~他今晚要不要听墙根呢?废话!当然听啊!

丁程鑫和马嘉祺本来就是一间屋,丁程鑫想了想等会儿会发生的事情,莫名有点脸红。不过他真的蛮好奇小马哥那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呢……

呃……丁程鑫突然有些担心自己,万一搞大了怎么办?算了,还是收敛一点比较好。

“小马哥。”丁程鑫突然喊了一声马嘉祺 让马嘉祺小身板一抖。这啥语气,咋这么……勾人呢?

“小马哥。”丁程鑫从背后抱住马嘉祺,还蹭了蹭他的背。丁程鑫感受到马嘉祺僵硬的身体,没有收手。怎么办,他的恶趣味开始了呢。

“小马哥,我们晚上一起睡吧。”“……”马嘉祺呆愣,小狐狸今天吃错药了?“那个,本来就是一起的呀。”“不,我们睡一张床好不好嘛。”带着一丝撒娇意味,让马嘉祺小心肝儿一颤。

唉,不对!他才是主动方啊!马嘉祺终于从呆愣中回神。小狐狸难得这么主动,当然要趁这个机会拿下啊!
马嘉祺突然转身,推开了丁程鑫。

当事人愣了一下,小马哥生气了吗?怎么办,万一他以为他对他图谋不轨……

还不等丁程鑫脑补完小马哥生气的后果,嘴就被堵上了。丁程鑫睁大眼睛,这是第二次了。小狐狸反射弧太长,没来得及推开马嘉祺,而马嘉祺则是趁着空档深入了这个吻。

评论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