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夏花火

死磕all鑫,算半个车手吧,病娇控,以后专注病娇文,偶尔正常,不定时更新,退关尽早。

《山河叹》2.0版预告

“太子,这人……”侍卫有些为难的看着丁程鑫。








丁程鑫,当朝太子,年仅11岁!







丁程鑫冷冰冰的脸上没有一点表情:“留着无用,杀了。”






跪在地上的少年抬头,眼里满满的不甘:“不!我可以帮你做任何事!”







“哦?”丁程鑫挑了挑眉,漂亮的凤眸盯着他,半响才启唇:“就他了。”






马嘉祺被人带走,一路护送至两国交界处。







“公子,稍等片刻,有人自会带您离开,5年后太子便会派人来接你。”侍卫看着面前这个混身脏兮兮地小乞丐,眼中带着些许疑惑。







马嘉祺抬眸,冷冽的眼神倒是像极了丁程鑫。







侍卫语重心长的拍拍马嘉祺的肩:“公子,太子……对您不一样,您可要珍惜这唯一生的机会啊。”






马嘉祺的眼神终于有了一丝波动:“嗯。”






果然,不出片刻,马嘉祺就看到了来接他的人。






马车越来越远,径直驶向南方。






“丁程鑫,5年,可等着我啊。”马嘉祺勾唇,眼中唯一的一丝明亮被彻骨的冷意代替,从此……除了他,无再笑!






5年后,静待风云变幻……






一个脑洞,不知道啥时候更,在这投个票先!






想看病娇黑暗的扣1






想看正常版的扣2







反正不管选啥,早晚都会写黑的(小声逼逼)







再废话一句,等我把眼前的n多坑填完就专注于病娇了,谁叫我甜不过蒸煮呢……我要来个不一样的甜!哼!

梦魇

宋文嘉×丁程鑫
老规矩,评论见!发完就去睡了,债见~

情话

泽鑫
车预警!
全文链接,评论取车,有点短,毕竟十个坑要填,我怕我肾虚……

之前一个小可爱想看无名车的后续,所以,满足你!
嗯,木错!还是忠犬攻×女王受,评论取车哟!

将军到我碗里来(完)

世不遇你,生无可喜。










前文请戳主页










问为什么这么快完结……我的挖坑三部曲只剩将军了,想早早写完更新其他的……才不是编不下去了呢!哼!









是夜









丁程鑫悄悄起身,马嘉祺此时已不见人影。









“我要见冥帝。”丁程鑫淡定开口,话音刚落眼前就出现了一朵曼珠沙华引路。










一路无阻









“文嘉。”丁程鑫看着置身曼珠沙华花海的宋文嘉,宋文嘉身子一僵,缓缓转身:“公子,许久未见了。”










“之前就听说冥帝禅位了,猜到会是你继承。”











宋文嘉轻笑:“果然瞒不过啊。”









丁程鑫眼神忽然暗了下来:“文嘉,这些年欠了你太多,要我如何还……”










“不需要还……”我只要你好好的,就好……









一度沉默










“你跟虚寂,打算怎么办?”文嘉终于问出了一直想问的问题。










“我……”丁程鑫默,他以为他能看着最爱的人娶妻生子,可最后还是没忍住介入他的人生。










“我们自然会好好的。”清亮的声音让两人一惊,循声望去,果然是马嘉祺。










“这里是冥界,你怎么进来的?”宋文嘉偏头,莫非是结界出了问题?










“我从来不受结界束缚。”马嘉祺冷笑。










丁程鑫半眯着眼:“虚寂……”









马嘉祺毫不惊讶:“遇见你的时候就一直有零零碎碎的记忆,最近才慢慢想起了之前的事。”










“阿程,是我对你的不信任造成了今天,现在我只想跟你在一起,什么都不管,你不是孤月,我也不是虚寂,就做两个普通人,好不好?”










丁程鑫看着马嘉祺,沉默良久……










“阿程,你不肯原谅我吗?”马嘉祺的眸子渐渐深邃。









“我在想……以后是找个地方隐居好还是浪遍天下好……”










“……”









“……”宋文嘉无奈撇嘴,悄悄离开。










“人间烟火,万里河山都不及你一分,若你想,我就随你踏遍山河。”马嘉祺圈住丁程鑫,像恩爱许久的老夫老妻,丁程鑫抬眼看他,面无表情,耳朵却微微泛红。










踏遍星河万里,许你不离不弃。








问为什么这么短……我怎么知道才这么点儿!小宝贝儿们,国庆节快乐吖!

无名(上)

有车,旁观者视角,慎入!
有点敷衍了,这几天心情一直都在低谷,但是答应的文还是要发的。
尝试了另一种写法,可能也没几个人喜欢吧……
民国背景
军官×戏子
少爷×戏子

It's  Consuming  Me——4

前文请戳主页










不要上升!千万千万不要上升!










文笔很渣,请喷轻点……











很久没更新手都生了……










“元儿,敖子逸来了?”










马嘉祺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姚景元身后,吓的他一哆嗦。










“啊……没,没有啊。”姚景元眼神飘忽不知道该看哪里,真是,他最不擅长的就是说谎了……










“噢,我们换一下房间吧。”










“什么?”姚景元瞪大了眼睛,他还不知道敖子逸走了没有,万一马嘉祺进去……










姚景元想了很多,刚准备拒绝的时候对方已经自顾自的走了。










姚景元放下悬在空中的手,叹了一口气,一转头又看见一张放大的精致脸庞,心跳一滞。










“你怎么在外面?”汪然看了看他身后,一个人都没有啊。











“啊,那个,我睡不着,出来转转。”姚景元挠了挠头。










“昂~你在那个房间啊?”










“我吗?我刚跟小马哥换了房间。”










“马……他是一个的房间唉!我跟你一起住吧。”










“嗯?也行……吧……”










“哎呦,有什么好犹豫的,你的房间我承包了!”










我们景元这个大个子就这么一脸懵逼的被身高更胜一筹的汪然拉去强行睡觉了……










“阿程。”马嘉祺敲了敲房门。











里面传来轻微的脚步声,丁程鑫刚洗完澡,头发还湿哒哒的垂着,还在往下滴水。










“姚景元吵着跟我换房间,我拗不过他,只能来你这睡了。”马嘉祺笑眯眯的把锅全推到姚景元身上。










“这样啊,那快点进来吧,已经很晚了。”丁程鑫赶快让马嘉祺进门,明天还得录节目,大家都需要好好休息。










第二天节目组直播起床突袭,悄咪咪的溜进他们睡觉的房间,所有人都被抓了个正着。










打开丁程鑫房间门时所有人都愣住了,马嘉祺搂着丁程鑫,两人毛茸茸的头凑在一起,很是亲密,睡的极香。











弹幕瞬间开始刷屏,丁程鑫睡觉较轻,察觉有人进来睁开了勾人的眼睛。











两人几乎同时醒来,丁程鑫看到马嘉祺,下意识想推开,马嘉祺无声的说了一句话,丁程鑫已经落到马嘉祺双肩的手一滞,撑着他坐了起来。











丁程鑫一脸懵逼的看了看工作人员,所有人都被面前的人萌到了……马嘉祺一脸宠溺的看着他,也慢悠悠的坐了起来。










“你们干嘛~”丁程鑫打了个哈欠,声音软乎乎的。










“太变态了吧你们。”马嘉祺揉了揉脸,不满的抱怨。










不出所料,祺鑫cp再次上了热搜,但同时……另外一个热搜热度直逼祺鑫cp……











“马嘉祺黑历史爆出!”










“马嘉祺混社会!”










“马嘉祺抽烟打架,视频为证!”










因为这个热搜节目被迫停拍,现在粉丝整个炸开了锅,跟喷子吵的不可开交。










而另一边……











“做的还不够……”敖子逸看着对面的男人,这个男人就是将他挖走的人。










“放心,这才刚刚开始,要循序渐进,太猛了没人信的。”










“那就好,你知道该做什么。”敖子逸一直看不惯这人,太邪气了,娘炮,恶心!










“当然,敖少爷以后可要多多关照我们公司啊。”











“嗯。”敖子逸起身离开,那人见他出去冷笑了一声……










“阿程,听说你的队员出事了?”










“嗯,确实有点事,哥你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啊。”










“这不是趁下休息问一下你跟爸妈还好吗,挺久没回家了。”











“放心,活蹦乱跳的,最近还琢磨着给你瞅个对象呢。”










“是吗?我可不找,我才大学毕业,想专注事业,不想考虑那些。”










“好了知道啦!事业最重要。”










这个人是丁程鑫哥哥,汪澈,小时候吵着想要个哥哥,丁家父母就去孤儿院领养了他。










“BOSS,汪然想见您。”










汪澈微愣,眯了眯眸子:“不见。”










汪澈眼眸深邃,看着外面的车来车往,不似平常的妖冶,周身萦绕都着忧郁的气息。











突然,汪澈撇见了一个人,那人笑的很开心,吃着一个烤翅,看起来是那么单纯容易满足,他明媚的笑容莫名的烙在了他心里。










汪澈觉得他有点眼熟,仔细想了想才发觉这人是阿程的队员……










“哇!汪然,这家店烤肉太好吃了吧!我们一定要多来!”姚景元吃着烤翅含糊不清的说着话。











“行啊,我们一有时间就来,把你吃成一个大胖子。”










“去去去,我怎么可能会吃成大胖子,你才会!”










汪然轻笑,但一想到又一次被赶了出来,心里很不舒服。











他,一直都放不下……










冤冤相报……何时了啊!










未完待续……

大晚上的码车好刺激,我先坐牢去了,车评论自取!我很纯洁,这不是我写的……嗯……不是……

所谓占有(完)

前文请戳主页










“儿子啊,公司出事了……”敖父的声音仿佛苍老了20岁一般,说话的时候带着一丝期待,他希望敖子逸能去帮他解决公司的事情。










敖子逸垂眸:“我会回去。”










挂了电话,敖子逸闭着眼睛,为什么会这样呢,公司一夜之间就面临破产的威胁,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手机铃声突然响了,敖子逸看着上面的阿程惊喜的瞪大了眼睛。










“阿程,你……”










“知道了吧?”丁程鑫声音淡淡。










“什,什么?”










“你们公司,就在刚才,已经被我收购了。”











“所以,是你干的?”敖子逸的声音有些发抖。










“是啊,李天泽的公司有点难搞呢,只能先对你们下手了。”丁程鑫语气透着无奈,极其无辜。











“你知道了?”敖子逸瘫坐在沙发上。










“早就知道了,为了这一刻真是准备了很久呢。”丁程鑫勾唇。










敖子逸闭着眼睛,都是自己造的孽……如果当初他父亲没有联合别人搞垮阿程父亲的公司就不会有这么多事情了……










“你们都该为自己做的事情负责,我母亲的死可是你的好父亲造成的。”丁程鑫说完就挂了电话,留敖子逸一人失神。










“马嘉祺,怎么还没解决?”丁程鑫眼睛盯着电脑,看见李天泽公司的数据突然发生了变化,该死的,局势发生逆转了!










“Shit!”丁程鑫猛的摔了酒杯,李天泽的本事比他想的要大呢。










“马嘉祺,马嘉祺……”电话那头无人说话,丁程鑫隐隐觉得不对劲,电话那边突然传来了李天泽的声音。










“我的阿程,怎么趁我不注意就跑了呢,蓄谋已久了啊,我好难过……”










“马嘉祺呢?”










“他,好像还有一口气,你想听他说遗言么?”李天泽轻笑。










丁程鑫脸一黑:“你对他做什么了?”











“嘁嘁嘁……”对面是李天泽渗人的笑声。










“李天泽!”










“阿程,玩的开心么?我可一直在陪你演戏啊。”










丁程鑫彻底炸了毛,语调都高了三分:“你早就知道?”










“阿程,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该回家了。”










“滚!我没家!”











“呵呵……我去接你回家哦。”










丁程鑫发觉不妙准备跑路,刚出门就看见李天泽的身影,不禁暗骂了一声。










“阿程,跑什么啊,我们该回家了。”李天泽慢慢超丁程鑫走去。










丁程鑫后退了一步,突然双眼一黑就倒在了李天泽怀里。马嘉祺收了麻醉枪:“里面有催/情的东西,好好享受哦。”










李天泽勾唇:“合作愉快。”










马嘉祺嗤笑一声:“该给的东西给我就行了。”










“真是财迷,钱我已经打给你了。”










马嘉祺闻言眼睛一亮:“OK,以后有机会继续合作啊!”










丁程鑫微红着脸靠在李天泽怀里,见丁程鑫药效差不多要发作的时候李天泽才抱着丁程鑫回去。











他就喜欢看阿程忍不住想要,软着身子求他干他的样子,真是想想就兴奋呢。










夜还很长,阿程你逃不了了……









我对你的爱,就是这样,你只能乖乖接受……









终于写完了,评论留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