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给我来杯西瓜汁~

随缘。。。。。

你们想看古风权谋还是现代病娇?

这将决定我这周发《山河叹》还是《It's  Consuming  Me》……


一个不靠谱的置顶

咳咳咳,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半夏花火。木错,我又改名了,至于为什么改名,应该是迷上了一只迷人的星际网红瓜吧,以后可以叫我瓜汁儿,瓜妹什么的,嗯,挺可爱的。


今天真好,没有更新……疯狂暗示……


咳咳咳,我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

前面我手机被收走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我都没有登乐乎。。。答应的文也没发。。。但是今天,我光荣的把它拿回来了,真是太不容易了!

真真是,好气呦!以后再也不随便立flag了。。。

好了,废话说到这了,写作业去了。

小可爱们,注意身体哟!爱你们!


是车!

我来混更了,就是车,昨天晚上码着码着就睡着了,所以今天才发出来……

评论取车哦。

圈套

元鑫

9岁年龄差







我就是混个更,可怜的只能在夹缝中生存的我,打个字还要偷摸着来……







丁程鑫,是他的天使,是他的救赎呢……







我承认,我是一个自私的人,只对他自私。







Part1







“鑫儿,等你眼睛好了之后我送你去十八中上课吧。”







丁程鑫手轻抚眼睛上的绷带:“你呢?”







“我?当然要跟你一起啊。”







“一起?”







“我要去那儿当老师呀,这样才好看着你,别被别人拐走了。”






“好啊。”丁程鑫笑的甜甜的,露出小小的尖牙。







“鑫儿,你第一个看见的人,是我哦!”







“当然……”







Part2







“丁程鑫?你的名字真好听。”陶桃看着这个俊美的大男孩,微微红了脸。







丁程鑫回了一个甜甜的笑:“叫我程鑫就好。”







“啊,好。”少女泛红的小脸可爱的紧,丁程鑫看着她,想起了一个人……







“鑫儿,你跟我那个课代表关系很好啊。”







丁程鑫依旧笑盈盈:“她很可爱啊。”








姚景元拦腰抱着丁程鑫:“忘了那个人,你只能是我的!”







丁程鑫歪着头:“当然……”







Part3







“程鑫,他们都说你跟姚老师……”陶桃紧张无措的看着丁程鑫,思索着该怎么开口。








丁程鑫无所谓的笑笑:“真的呀,我跟他在一起一年了。”







陶桃的小脸煞白煞白的,丁程鑫摸了摸她的头:“知道吗,你跟他,很像,但又不像……”







“他是谁?”原来,陶桃的错觉是真的,丁程鑫透过她,看的是别人。







“他呀……他早就死了呢……”丁程鑫嘴角勾起诡异的弧度,极其渗人。







Part4







“陶桃呢?”丁程鑫万年不变的笑盈盈的脸终于有了一丝裂缝。







姚景元抬头,一脸无辜:“陶桃?不是被黑车司机杀了么?”







“是么?可我觉得,她还活着呢。”丁程鑫语气微冷。







姚景元无所谓的样子有点欠打:“管她干什么,不过是有一张跟他一模一样的脸罢了。”







姚景元突然顿了一下,阴恻恻的看着丁程鑫:“莫不是,你真的喜欢她?”







丁程鑫冷哼一声:“是又怎样?”








姚景元的唇僵了僵:“喜欢有什么用,你不照样还是我的么。”







丁程鑫毫无留恋的转身离开。







Part5







红色……







满眼都是红色……







丁程鑫一睁眼,对上的就是陶桃悬在半空的尸体,血已经凝固,手和脚血淋淋的散在地上,她漂亮的脸也已经看不出原样。







“姚景元!”丁程鑫哑着嗓子,咬牙切齿。







姚景元似平常一般的白衣,眼睛黑的滴墨。







“看啊,我送你的生日礼物,喜欢吗?”







“呵!”







姚景元温柔的脸突然变得扭曲起来:“鑫儿,你为什么总是想着离开,你只能是我的啊!为什么你就是忘不掉他呢,他已经死了啊!”






丁程鑫轻轻勾唇,似在嘲讽他:“他自然是好得很。”







Part6







“鑫儿,我们马上就能永远在一起了呢。”姚景元蹲下来,温柔的看着丁程鑫。







“我知道,他是你杀的。”丁程鑫突兀的开口。








姚景元瞳孔微缩:“不杀他,你还会是我的么?”







丁程鑫眼前越来越模糊,腹部的疼痛清晰的传到了大脑,血腥味越来越刺鼻……







姚景元抱着丁程鑫沉入池塘,多好,这样他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果然,病娇风是我的最爱!

一个短打,可能看不懂……

传公主丁妙妙宠极了一风尘女子——姚景媛。

“公主殿下,陶小姐再外等候已久了。”侍女来禀。

丁妙妙正揽着姚景媛弹琴,闻言轻轻皱了皱眉,姚景媛温柔抚平她的眉头。

“宣。”丁妙妙啄了一下姚景媛的脸,让她在后花园等她。

陶桃端端正正的坐着,看见丁妙妙,眼中划过一抹笑意。

“何事?”丁妙妙一直都以一副刁蛮任性的小公主形象示人。

陶桃笑眼盈盈,却不多废话:“我想入皇室宗谱。”

丁妙妙勾唇:“你想嫁给我皇兄?”

陶桃眸子微暗:“要合作么?我知道你想要什么?你要的,我可以给。”

丁妙妙歪头:“我皇兄面首十二,你……”

陶桃神秘的笑:“是否合作?”

“当然!”

“小姐,没想到姚景媛竟然是敌国奸细。”

陶桃闻言,眼眸微抬。

她就知道,丁妙妙是个聪明人。

“我送你离开,别再让我看见你。”丁妙妙居高临下的看着姚景媛,眼中是不知名的情绪。

姚景媛苦笑,她一直有机会,可她一直都知道……

“你留情的原因是心里有我吧?”姚景媛的语气带着一丝期盼。

丁妙妙挑起她的下巴:“一开始,我是真心的……”

姚景媛笑了……

“陶桃?”姚景媛一醒来就看见了陶桃昏暗烛光下的脸。

“我不喜欢拐弯抹角,她留情了,你……就该死!”

姚景媛却勾唇:“杀了我有什么用,她心里终究不会有你。”

陶桃不恼,反倒斜着眼扫视着她:“是么……”

“噗呲!”刀刺入肉体的声音。

姚景媛临死前仿佛又看见了丁妙妙,巧笑倩兮,倾城绝色。

丁妙妙看着窗外的明月,双眼无神,心绪不知飘到了哪里。

“你一开始设计的就是我……”丁妙妙怅然开口。

门外的人身形微动:“没错,你自诩聪明,可还是败在了温柔乡……”

陶桃不同于平时,穿上了大红的衣服,细看,似乎是婚服。

“换上。”陶桃将大红的嫁衣放在了桌上。

她知道,丁妙妙最喜身着红衣了……

“你皇兄为了国家将你卖给我了,他也算识趣,你应该开心才对啊。”

丁妙妙抬头,突然笑了:“是啊,我很开心。”

丁程鑫躺在李天泽怀里,玉指勾着他的发丝:“皇妹,你莫要怪我,你们这都认识10年了,一点进展都没有,我看着都着急……不过,姚景媛死了,景元会不会不开心?”

李天泽轻笑:“没事儿,反正她也只是他的义妹而已。”

两人缠绵缱倦了一会儿,丁程鑫迷离着双眼,李天泽灵活的解开他的衣服:“今天在我这儿……”

“好。”


啊啊啊啊……我定下来了!
《山河叹》人设图
丁程鑫:太子
马嘉祺:将军
姚景元:摄政王(程皇叔)
刘耀文:左相
宋亚轩:洋商

梦魇

宋文嘉×丁程鑫
老规矩,评论见!发完就去睡了,债见~

情话

泽鑫
车预警!
全文链接,评论取车,有点短,毕竟十个坑要填,我怕我肾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