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衿苏(勿关)

微博,爱发电,冲呀与lof同名
没有的文都在微博,链接没有问题,请自行查找,三种途经总有一个能找到的,莫问不补。

告别

别关注了,退圈了(非下楼)。

已经很难找回当初码字的热情,还是决定离开了,希望他们一切都好。

也希望你们一切都好。

【竹江暖】人间闲客

【竹江暖】联文第十棒

上一棒:@辞雯. 

阿程,希望19岁的你可以平安喜乐,无病无忧


我是人间客,你是我的红尘倦。

我蘸桃花墨,赠你执手青鸟书。



罪臣之子×前朝皇子

古风HE

私设马嘉祺字长风,丁程鑫字安年,文中多唤字。

关键词:少年,江湖,权谋,救赎



嘉熙十五年春  锦州


锦州城繁华,今日举国灯会,笑语欢声充斥着街头巷尾,夜幕降临红万家灯火亮起,全然不输白日。


华灯初上,今夜无论是谁都可邀自己心仪之人放花灯游长街,断桥上年轻人成双结对,亦有携夫君妻子共同赏月的有主之人。


鸢尾高楼,一位约莫刚及冠的青年斜躺在窗檐上居高临下的欣赏这节日盛况。


此人面容俊秀,一张薄情唇一开一合的说着什么将对面之人气的够呛,他反倒愈发悠闲的拿出酒壶小酌起来,忽而像是听到了什么一翻身纵然跳下高楼。


“捉贼啊!快捉贼!”人群攒动,一人被偷了钱袋慌忙大喊,追逐间被挤攘拉远了距离,这时从天而降一个穿月白袍的男子一脚蹬上街旁灯桌,三两步就将那人擒住了。


丢钱袋的人连声道谢,却见男子摆摆手揪着小贼离开了。


那小贼奸猾,趁人不备转身欲逃,却陡然碰上了人,差点闹的人仰马翻。


马嘉祺皱眉回手去抓贼,却抓错了人。


男子红袍白衣,刚那小贼转身时他一时没有防备被撞的踉跄,兜头一个红色绢巾就罩到了头上,马嘉祺捉人时扯住了绢巾一把扯下,两人在这灯火阑珊之时猝不及防的对上了目光。


马嘉祺瞳孔微缩,在男子清澈冷淡的眼神中看见了自己错愕的脸,那贼早已没了身影,他攥着那红色绢巾一时不知该如何。


“少侠为民除恶实在是令小生佩服不已,可下次能否抓准些,莫要误伤他人。”男子回神后微微抱拳,悄然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马嘉祺咳了一声,回礼道歉,一老伯从街边挤过来唤那人公子,很快便消失于人群之中了。


他抬手看着绢巾发愣,眼前又闪过男子狭长上挑的眼尾,略显苍白的肤色和红润的唇,那绢巾上还带着男子身上清苦的药香,并不难闻,甚至让他有些贪恋。


“嘶——”他倒吸了一口气,差点深陷其中。


世间绝色,约莫唯有天上月,山间雪和那位刚才的小公子了。


可惜只此惊鸿一面,不知日后会否再次相见,若真能再见,定要请他品一品自己的玲珑佳酿。


“公子,刚才没有受伤吧。”老伯搀着丁程鑫上了马车。


他的神色还有点冰冷,语调也有些不悦:“无碍,让人赶车吧,今夜就离开锦州。”


老伯点点头合上车帘。


今夜的灯会很美,丁程鑫透过车帘缝隙看见行人喜悦的脸,不知怎的又想起刚才捉贼的少侠,意气风发,像自由的风,又似烨烨的朝阳,是他一辈子都成为不了的那种人。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白皙修长的手指,想起这双手在十年之前也是能握刀的,可惜现在他已是个废人,更何况他身上余毒未清,也不知道有几日能活。


“公子,接下来去澜州吗?”


“嗯。”


鸢尾楼上,马嘉祺正执笔写信,友人似有所思的摸摸下巴:“你就承认吧,出去一趟肯定是碰见什么美人了,心动了吧?”


马嘉祺写完最后一笔才抬头:“确实遇见个美人,心动倒不至于,有缘自会再见。”


“行行行,有缘自会相见,所以你之后要去哪,你在澜州的大本营?”


“自然。”


澜州连绵了几日的细雨,丁程鑫自受伤后再也不喜欢下雨天,因为这恼人的雨总是使他的伤口作痛,一次次的提醒他,不能停下来,要好好活着,不能辜负将他从皇宫之中拉出来的那无数双沾血的手。


“公子,贺家小公子约您去西楼会面。”


“今日,他爹不是刚升了官办喜事么?”


“的确,但他说他过几日就要前往才长安做官了,越早见面越好。”


“好,一个时辰后见。”


丁程鑫下楼准备出去买些点心,敏锐的察觉到大堂中恶意不善的目光,他觉得好笑,没想到澜州还挺“民风淳朴”。


那人估计是个有钱人家的纨绔,差使了几个仆从截住了丁程鑫的路,其中一个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这位小公子,我家公子请您过去坐一坐。”


丁程鑫眉毛一挑:“若我说不呢?”


仆从们对视一眼,抱拳道:“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这下丁程鑫是真的笑了,那边坐在桌上上人穿着花花绿绿的衣裳,眼下略有青黑,他收回打量的目光,轻漫的说:“你家公子,我看不上。”


那花花绿绿的虚弱孔雀被惹怒了,叫嚣着今天得不到丁程鑫誓不罢休,罢休了一半突然发出一声惨叫跌到了地上,几个仆从一窝蜂的扶起疼的呲牙咧嘴的他。


“原来有钱就能强行将人抢回去占有吗,若真要一比,咱俩谁有钱也不一定,要不要到我府上喝一杯啊。”马嘉祺靠着门懒懒的说,嘴上叼着根冰糖葫芦。


丁程鑫默默的收回拿着暗器的手,想必刚才快他一步的人应该就是马嘉祺了。


丁程鑫回了神,笑着拱手:“好巧啊少侠。”


马嘉祺则笑:“缘分使然。”


其实马嘉祺倒有心调戏他,可一对上丁程鑫的脸,轻浮的话就怎么也说不出口了,于是便无声的叹了口气,一时半会找不到与他一起的借口。


旅舍门口闪过一个人影,丁程鑫微微一眯眼,掩下了其中冷意。


“这位少侠可否赏脸陪在下喝一杯。”他看着马嘉祺,面上依然八风不动。


马嘉祺欣然应下,随丁程鑫上了楼。


“还不知少侠尊姓?”丁程鑫问马嘉祺喝不喝酒,见他摇头便给自己温了杯酒然后起身准备泡茶,马嘉祺却从他腰上摘下酒壶倒进了杯中。


“我姓马,名嘉祺,字长风。”


“马公子,我姓丁,名程鑫,字安年。”他在提自己的字时微微一犹豫,眼底漫上嘲讽之意。


安年安年,安的究竟是何年,这乱世之中又如何安年。


但转念又隐约觉得这名字耳熟,可惜暂时记不起了。


“我这玲珑酒味香劲足,安年要不要喝?”马嘉祺扬扬手中酒壶。


丁程鑫看着那酒,轻轻一摇头:“喝不了烈的,可惜了。”


马嘉祺一笑:“并非烈酒,桃花做的,桃花味浓甜劲大。”


他成功的给丁程鑫喝了玲珑酒,心里有乐脸上也显得开心,丁程鑫细细咂摸口中桃花味,有些失神的望向窗外。


酒味在口中弥漫开时,丁程鑫终于想起了自己在哪里听到过了这个名字。


一位已故将军曾拉着十二岁的他祭拜亲人,他还记得老将军循循善诱的模样和温和的语气。


“小殿下,我儿长风与你同龄,若是没有此乱,你们应该早就在一同读书了。”


在那一瞬间,他差点就要问出口:“你父亲是那位哲远将军吗?”






未完不续

非常抱歉

最后一次

连载

祺鑫微翔霖《老子看的就是脸》全文存档

短篇

祺鑫《光》《机器人同居物语》《饮尘衣》《生生》

都在微博 鹤矜苏         


Q:大大怎么把藏娇和惹火的合集删了呢,超喜欢的

因为我不太擅长连载的小甜文,写起来挺费劲的,就导致一直卡文,所以思来想去还是删了,文照样会写,改成一发完短篇了,但是不过个把万字短时间也写不完,等以后写完了就发。

Q:请问一下老师的微博叫什么名字啊哈哈

微博就叫鹤矜苏啦,直接搜就好啦。

【梦还十二时辰】整合

@江辞爻 

《红锦》 

“无论如何我都站在你这边,你知道的。”



@南雁不归 

《清平》 

山河清平,百姓安宁
“比起那些山盟海誓,我更希望简先生能够记我一辈子。”



@茶酒井井子. 

《冷妝》 

旧时月色,算几番照我?



@养乐多 

《蝴蝶翩跹》 

“什么是蝴蝶蹁跹?”

他沉默了许久,回忆了一个故事。故事里有人在他心里压过一条宽敞的路,也给他留了伤痕,记下一滴泪。那个人泛着光,明里暗里,始终不照向他。



@是晗馨呐 

《长相见》 

不妄千岁,不求常在,只愿同你岁岁长相见。



@是泠曦哇 

《缘定三生》 

定三世情缘,与一人偕老。



@鹤矜苏 

《生生》 

“太子殿下,欠你的,我以命相抵。愿你我生生世世,再不相见。”

“生生世世,山山水水,朝朝暮暮,不离不分。宁砥沙成灰,换你明媚平安。”






致谢所有参与过梦还的写手老师们,至此梦还就正式结束啦,感谢。

老子看的就是脸 终章

必看:缺失文章都在【微博】【爱发电】【冲呀】链/接无问题,微博搜不到只可能是搜的人过多,没有改名,就是鹤矜苏,本人已闭关备考,不私发。


这是丁程鑫第二次被全网黑,第一次还是他退出ALNE的时候,想也知道那些营销号会编些什么料,丁程鑫是压根不在意的。


这不代表马嘉祺不会反击。


他是一个极其有耐心的人,做任何事情都很专注,比如现在饶有兴趣的观看黑子们造的丁程鑫黑料。


#某一男O明星与一女A深夜同住酒店#配图赫然是丁程鑫和另一个女人出入酒店,一前一后。


马嘉祺对这件事还有点印象,那是丁程鑫要去参加一个聚会,那个女的他可能连名字和脸都对不上号,怎么可能去开房。


此瓜出现半小时后酒店负责人直接抛出了监控和出入记录,用事实证明了当晚两人除了前后脚进门再无其他接触。


“太慢了。”马嘉祺摇头,半个小时,足够很多人在网上肆意谩骂了。


#丁程鑫退出ALNE另有隐情?是否是因人品太差?#


啧,马嘉祺挑眉,还没完没了了?对于丁程鑫退出原组合的内情他确实不知道,正在考虑要不要给丁程鑫打个电话敲打一下的时候他又看见一条热搜。


#上官修将原组合经纪人告上法庭#


马嘉祺心里突然有些涩,情敌出现了。


打开那热搜时他也有些惊讶,上官修联合陆野和殷辞一同将ALNE的原经纪人告上法庭,罪责是“强行逼迫旗下艺人退出组合”“私吞艺人违约金”“猥亵艺人女粉丝”“欠税”


律师函上明明白白的表明了丁程鑫退出组合的真相,并表示ALNE是永远的好兄弟。


#新一届影帝是否够格#


圈内的景老师也看不过去出来替丁程鑫做证,并艾特了耀星奖主办方。主办方转发并评论“每一届影帝都是绝对的公平公正,如果有人怀疑节目组的公正性那就法庭上见。”


中间也不断有老师表示小丁是一个认真努力教养极好的孩子,不要因为网上所谓的真相去怀疑一个自己喜欢了很久的偶像,他值得做别人的榜样。


马嘉祺才刚感叹完自己不用继续反黑就被气了个正着,网上有人不服气,问丁程鑫为什么一直没有出现,是不是在当缩头乌龟,而且这么多老师们都帮他洗白,为什么连一句感谢都没有。


马嘉祺切到大号回复了那人:“忙于拍戏,已闭关半月。”


那人锲而不舍追问你怎么知道,马嘉祺没有再回答他,那人也被别人喷了个惨。


似乎是垂死的挣扎,把看起来像大招的瓜留到了最后。


#深扒丁程鑫背后的金主#


其中分析了丁程鑫自出道以来所有的成绩和人迹关系,意有所指的表示丁程鑫的“神秘势力”应该是什么非常厉害的大佬,暧昧的指出两人可能存在某种“包养关系”,此瓜一出全网震惊。


毕竟之前的料可信度差,这个瓜也不是没人怀疑过,丁程鑫背后确实是有什么势力存在的。


马嘉祺头疼的要命,难道要现在公布身份吗?那一定会有人借丁程鑫不凡的身份做文章,那他这么多年所有的努力都会被缀上一个丁氏继承人的标签。


思来想去还是决定等丁程鑫自己解决这件事,这个瓜就一直挂着,热度越来越高。


当天的粉丝路人都很懵逼,他们看着一个个瓜出现在眼前,然后又迅速被踢翻,仿佛是在观看武打剧你来我往,但爱看热闹的自然不会错过。


丁程鑫电影也拍的差不多了,虽然昨天出了一丢丢小意外进了医院,还获得了一个不知道是惊吓还是惊喜的消息。


等他打开手机后被各种骚操作搞的想笑,坐在床上对手机发了一会呆,认命般的拿起手机给自家老爷子打了电话。


5分钟后丁氏财团董事长发博表示丁家的继承人会在不久后进驻公司静待接手巨额财产,艾特丁程鑫。


不多时贺峻霖也发博,表示贺氏和丁氏接下来会有很多合作,艾特丁程鑫表示自己非常期待。


丁程鑫工作室发博并艾特律师及网警官方账号,表明后将这次全网黑追查到底,所有造谣的营销号和大V都受到了处分警告,网警方还表示已经顺藤摸瓜到大部分网暴严重的人,给予严重警告。


网上瞬间炸开了天。


严浩翔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这是贺峻霖退圈后发的第一个微博,他现在已经正式接手了贺氏,他们以后会不会再也没办法接近了……


“严哥,会议室有个霸道总裁在等你哦,指明要包养你来着。”经纪人调皮的冲他眨眼,严浩翔第一反应是不是公司出啥问题要卖他了,但仔细想想可能性也不大,经纪人也不是会把他卖掉的人。


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会议室,在看到里面那个熟悉的瘦削身影时他结结实实的顿在了原地。


“进来吧。”贺峻霖面无表情的朝他勾勾手指。


“贺……总,你怎么会来?”


“莉姐没告诉你?我当然是来包养你啦。”贺峻霖摊手,看着十分无辜。


“你……”严浩翔想问孩子的事情,但嗓子干哑的说不出话,却见贺峻霖幅度极小的笑了一下。


“严浩翔,我要向你道歉。”


“道歉?不不,都是我不好,你道什么歉。”


贺峻霖摇摇头:“我要道歉,是贺氏内部的争斗牵扯到了无辜的你,还有……无辜的孩子,一开始是我冲动了,是我没有搞清楚事情的真相,孩子不是因为你没的。”


严浩翔久久无法回神,贺峻霖向他伸出了手:“所以现在给不给我包养?”


“给!”


马嘉祺也在同一时间接到了丁程鑫的电话。


“怎么了宝贝,电影拍完了吗?”


丁程鑫没有立即开口,有些犹豫的啊了一声,然后试探着开口:“马嘉祺,你好像……要当爸爸了。”


“…………”马嘉祺先是看了一眼手机,确定是丁程鑫本人打的,然后脑子猛然轰隆了一下。


丁程鑫见马嘉祺久久不言,以为他是不高兴了,原本就悬着的心上又加了根刺。


“你还在拍戏?”马嘉祺突然问,语气听不出是什么情绪。


“嗯,快杀青了。”丁程鑫强忍着失落回答他。


马嘉祺匆匆应下后就挂了电话,留下丁程鑫怅然失落。


他是不是不希望这么早有孩子,但是他之前明明有说想要……丁程鑫心思敏感,忍不住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然后慢慢进入睡眠。


等两小时后他睡醒时看见有人正在他床边盯着他了,吓的心脏都差点蹦出来。


天知道马嘉祺有多激动,迫不及待的开车来到丁程鑫身边,见他累的睡着又耐着性子等他,他第一次觉得自己控制情绪的能力这么好。


丁程鑫想从马嘉祺的表情上看出些什么,可惜没有。他忍不住垂下眼,语气听起来有些委屈:“马嘉祺,你是不是不想要孩子?”


马嘉祺愣了愣:“怎么可能,我简直高兴的要飞起来了宝贝。”他将人儿搂进怀里,难掩的开心。


丁程鑫撇撇嘴:“我这算英年早孕吗?都怪你。”


马嘉祺闻言一笑:“才22,确实太小了。”


“所以要官宣吗?”


“那当然,我要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


“那好啊,但是官宣前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丁程鑫神秘的眨眼,藏起眸光深处的一丝不安。


“什么?”马嘉祺做洗耳恭听状。


“上官修是不是和你说过他标记我的事情?”


马嘉祺闻言眸光微暗:“嗯,他是有提过。”


“我那时候刚做完手术不久……你知道吗,我叔父是研究性别改造的,我和敖子逸都是他的志愿者。也就是说,我们两的性别都是经过改造的,我刚分化的时候其实是Alpha,他是Beta,改造后我变成了Omega,他变成了Alpha。”


马嘉祺眉头微微一皱,这种实验对身体是有损坏的吧?


“我以为我不会轻易怀上孩子,但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了,我也没有必要再向你隐瞒。上官修标记我确实是真的,我那时候正处于性别交换的重要时期,信息素异常紊乱,对外界的一举一动都过于敏感,也没想到一个临时标记会残留一个月之久。


马嘉祺,你能再回答一遍吗?那个问题。”


——如果我是Alpha,你还会喜欢我吗?


“要我再回答一遍,答案也是一样的,我爱你。爱丁程鑫,不是因为你是Omega,只是因为你是丁程鑫。”


丁程鑫粲然一笑:“马嘉祺,有你真好。”


——


马嘉祺发博“丁先生很好,遇到他后心里再也容不下别人。@丁程鑫”


配图是两个人的结婚证


丁程鑫转发并评论:“马先生很好,遇到他是我此生最大的幸运。@马嘉祺”


贺峻霖评论:“余生很长,丁先生和马先生要一起走下去。”


丁程鑫回复:“余生很长,贺先生和严先生也要一起走下去。”


两个月后丁程鑫宣布退出娱乐圈,并正式接手丁氏。


生下儿子马骁后又喜获一女丁灵,一家四口幸福美满。






——


“马嘉祺!今天不准上床!”


“我真的会注意,措施做好是不会怀孕的。”马嘉祺手举着,非常无辜。


“不行,要不你去结个扎?”丁程鑫突然扫了马嘉祺一眼。


对方一脸震惊的指了指自己:“所以我要英年早扎了?”


“我英年早孕我说什么了!”
















——正文完——